四班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种玉记 > 第二十八章 半夏遭拒心死灰

第二十八章 半夏遭拒心死灰(1 / 1)

经楼峰上烟气四散,封印良久的经楼峰,终于在半年之后,再次开放!

清老依旧是神出鬼没,时不时出现在经楼之内的桌前,品着茶琢磨着他那些线装书,若是读到有趣的地方,清老甚至会笑出声,仿佛邻家的爷爷一般,平易近人。

对于苏暮云的修为的增长,清老甚是满意,不由自主的将苏暮云归类到自强不息的那一类女子之中,看相苏暮云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其中居然还有几分欣赏,让苏暮云颇有点荣耀之感。

虽然不知这清老的身份,但是当初苏卿月的那一句“虚空挪移,子虚境界”却让苏暮云明白,清老的修为至少是子虚境界,那可是比个脉峰主的修为都要高,这样的人对自己居然有几分欣赏之色,苏暮云如何能不高兴?

“百草园的灵药,以后就归你照顾了。”

清老抿了一口茶,对苏暮云道。

苏暮云笑着点头,道:“呵,那是暮云分内之事。”

清老随即也不多言,只是颤颤巍巍的拿着一本线装的古籍,迈着老迈的步伐,消失在虚空之中,临走之时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若要炼丹,自己取用便是。”

苏暮云愣了一下,也是会心一笑。

接下来的一个月,苏暮云除了照顾百草园之中的灵草,便是观察暮云洞天之中的丹株长势,每隔三****便要收获一批丹药,将丹药盛放在葫芦之中,打算到月底送去商都仙坪之中,作为店铺之中售出的特品丹药!

无暇丹药,已经在商都仙坪之中打出了名号,在离风浔的鼓吹下,苏暮云所特有的无暇丹药已经成了奢侈品一般的丹药,虽然明明药效相同,在人的某种特殊的想法的催生下,这无暇丹药反倒是成了丹药界的宠儿!

苏暮云要照料经楼峰,所以药石坊便交给了离风浔等三人管理,离风浔与她有合约,这本就是他分内之事。而另外两人也都是信得过的人,有他们看着,苏暮云也不怕离风浔干出什么荒唐事,所以苏暮云也乐得当一个甩手掌柜。

离风浔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待到药石坊的生意稳定之后,他几乎不再药石坊多呆,愣是将药石坊的生意都压在了楚江寒两人身上。

楚江寒本就不待见离风浔,索性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而岑半夏心中也有着别样的心思,离风浔的怠工,让她反倒有些欣喜。

这段日子,她起早贪黑,一直在用妖兽王者的金色毛皮制作一身衣裳,每逢店铺之中不太忙的时候,她总是会一个人在店铺的内堂,一针一线的缝制那一身金色衣裳。

她心灵手巧的紧,那妖兽毛皮本来皮实的紧,却让她用一种药汁生生的泡软了,泡软后的毛皮不服原来的干硬,柔软而有韧性,先天对于法术有着极强的抗性,制作完成后,却是可以作为上好的甲胄。

楚江寒对于女子,依旧是那般,与岑半夏交流之时,虽然不会脸红,却甚少说话,总是让岑半夏患得患失。

一件衣裳,岑半夏足足缝制了一个多月,终于让她缝制完成了。

看着手中华美至极的衣裳,岑半夏脸色显出激动的神色,脸色也有些潮红,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中暗自给自己打气道:“一定要收下!一定要收下!”

岑半夏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抬眼观看,见楚江寒正坐在柜台之中,眼神怔怔的看着门口,心不在焉的模样,似乎在想些什么。

“江寒师兄……”

岑半夏声若蚊吶。

岑半夏感觉胸中的一颗心儿都要蹦出来了,一张脸紧张的通红,她这是第一次送衣服给男子,心中患得患失的感情,一番小女儿的心思,却是不如何才好。

楚江寒依旧发愣的看着门口,似乎沉寂在自己的思绪漩涡之中不可自拔,岑半夏的声音他根本就没听到。

岑半夏心中暗恨自己没用,你大点声能死啊!

花了良久时间,岑半夏终于鼓起勇气,大声道:“江寒师兄!”

楚江寒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微微一红,赶紧接口道:“哦,是半夏师妹啊!有事么?”

岑半夏咬了咬嘴唇,红着脸,感觉仿佛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心中虽然暗恨自己没用,却只能呐呐的不语,最终一狠心,将手猛地向上一抬,将手中的衣裳递给楚江寒。

楚江寒一愣,紧接着脸色变得通红。

送我衣服?

这是向我求婚么?

楚江寒生在朱雀坊寒门,那里民间有一种习俗,若是男子向女子求婚,那么就要送给那个女子一枚灵石,意蕴是我对你的心思如同灵石一般剔透,灵石代表磐石一般的意志,永远不辜负女子的一片情意。

灵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而若是女子向男子求婚,那么女子就要亲手缝制一身衣衫送给男子,代表从此以后,女子相夫教子,一生的男子忠贞不二。

一寸衣衫一寸心,横也丝来竖也丝!

楚江寒一时间被这横冲直撞的“幸福”,给狠狠的撞了一下脑袋,现在的女子都是如此直接么?楚江寒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

岑半夏见楚江寒半晌不语,一双眼睛变得通红,晶莹的泪滴已经在眼圈里的孕育,她强忍着自己不要眨眼睛,就怕自己一眨眼,一滴泪珠就忍不住要留下来。

楚江寒愣了半晌,出神的看了一会儿门扉,最终狠下心道:“师妹,这件衣服我不能收!”

岑半夏一双眼彻底被泪滴模糊,她心中哀怨的想道:“难道连我一件衣服都不愿收,你楚江寒就是如此绝情?”

她并不是朱雀坊人,并不知道朱雀坊寒门的习俗,若是她知道,也许以后的故事,就有了另一个结局。

她只是觉得,自己弄脏了楚江寒的衣服,总该赔偿一件才是。

在她转头奔回内堂的时刻,依稀看见苏暮云出现在门口,楚江寒那略显落寞的神情在那一刻,如同烟雾一般消散,一双让她迷恋不已的黑色眸子之中,也在不是平时的冷淡,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喜。

“原来,他时常看着门口,就是在等她么?”

岑半夏心若死灰。

PS:楚江寒:“这一切是十二的错,忘了加引号,我是被冤枉啊!”

十二:淡定的给“横冲直撞的幸福”之中的幸福加上引号,还楚江寒一个清白。

最新小说: 我真想有个好辅助 短跑冠军:开局站在奥运赛场 从契约御兽开始 网游: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明泽学园高校生 网游之我有百倍奖励 报告教练,我想打辅助 网游:开局SSS天赋无限强化 全球游戏:开局加冕锻造之王 星际:奖金够多,人皇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