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 第175章:天崩地裂!千年之变局!

第175章:天崩地裂!千年之变局!(1 / 1)

“陛下,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廉亲王忽然道:“您继位才四年,您亲政才不到两年,为何要选择在这个羽翼未丰的时候?”

厉阳郡主道:“大宗正,您是觉得陛下应该在隐忍几年,等到渐渐掌握了朝廷大权之后,再行其他之事对吗?”

廉亲王道:“这显然是更加成熟稳妥的做法。”

其实哪怕从中国历史上也能看到很多例子, 最典型的就是卧薪尝胆。

包括汉武帝在年轻的时候,都要先隐忍蛰伏,等到窦太后亡故之后,自己完全掌握了权力,才开始大张旗鼓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但廉亲王这显然是一种刻舟求剑了。

如今压制在皇帝头上的,根本不是什么太后,也不是权臣,而是天空书城。

如果任由发展下去, 局面之恶化很可能是不可逆的。

厉阳郡主道:“我来告诉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芈王灭掉申公家族,灭掉了申无缺,之后会发生什么?”

廉亲王道:“他会进一步扩张。”

厉阳郡主道:“不,完全不是如此。”

“芈王一旦灭掉了申公敖之后,他在整个南方就毫无对手。接下来西方教廷入侵东方世界,芈王就会成为抗击西方教廷的最前线,在这个大义之下,他可以去做一切事,包括但不限制于统一整个南方三省,因为到那個时候,一切都要为大战让路。”

“如今的芈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大离王国皈依天空书城, 甚至利用天空书城拼命将大离王国武装起来,因为……芈王和大离王, 某种意义上是一体的。”

廉亲王惊愕道:“这, 这不可能吧?大离王是南蛮人, 芈王是大夏帝国的千年华族, 这二人如何为一体?”

厉阳郡主没有解释,而是道:“我跟您说的不是判断,而是阐述一个事实。。这两人或许有竞争,但归根结底是一体的。”

廉亲王此时在背后一阵阵发凉。

幸亏申无缺在大离王国的计划成功了,制造了大离王国的内乱,使得大离王国不能出兵北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厉阳郡主道:“之前南蛮大陆的王者是大占王国,为何会亡国得如此之快?因为他是内忧外患!北边的申公敖不断南征,灭掉了大占王国多少大军?攻占了多少土地?内有大离王谋反夺位。”

“而当大占王国灭亡,大离王登位之后,芈氏就和申公敖翻脸了!申公敖这些年吃下去的东西,就都要吐出来了。”

“一旦灭掉了申公敖,芈氏和大离王国联合为一体,这个版图有多大?人口有多少?”

“这次幸亏是申无缺制造了大离王国的内乱,使得大离王不能顺利派兵北上,如果一切顺利,大离王国的十几万大军北上,难道打的仅仅只是申公敖吗?他会打南海郡,打天南道,会收复之前所有的失土。”

“当然,如果放在之前,我们大夏帝国还可以集结大军,南征大离王国,重新将这些土地夺回来。但是现在,西方教廷入侵在即,整个逻辑就完全变了。一旦西方教廷全面入侵,那么在天空书城的压制下,东方世界的一切内战都要停止,一致对外。”

“届时大离王国从我们大夏帝国夺走的领地,还能拿回来吗?”

毫无疑问,肯定是拿不回来的。

“所以,这一次芈氏攻打申公敖,消灭申无缺,目标根本不是区区申公敖的家族领地。而是为了肢解我大夏帝国,而且是在天空书城默许支持下的肢解。”

廉亲王痛苦地闭上眼睛。

西方教廷全面入侵在即,东方世界不是应该团结一心吗?

大夏帝国作为东方世界最大的帝国,应该是抵抗西方教廷的中流砥柱,不是应该加强吗?为何还要肢解?

厉阳郡主道:“因为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天空书城不愿意再成为超脱之主了,而是要成为超脱和世俗两个世界唯一的至尊了。天空书城要借着西方教廷的入侵,彻底统一整个东方世界,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帝国了,要成为万皇之皇了。”

“在我们的眼中看来,这是对大夏帝国的肢解。但是在天空书城的眼光看来,这是对东方世界的统一。”

“这几百上千年来,天空书城的圣主和大夏帝国的皇帝地位几乎是平等的。但自从先帝暴毙,太子暴毙,陛下继位之后,已经仿佛比天空书城这位圣主低了半级了。”

“但是这只是一种感觉,只是一种权势对比。但在名义上,皇帝陛下依旧和圣主是齐平的。”

“那么圣主想要凌驾皇帝陛下之上,想要彻底统一整个东方世界怎么办?”

“当然是持续打压我们大夏帝国皇帝的位置,肢解大夏帝国,扶持芈王,扶持大离王。”

“未来有朝一日,芈王和大离王在对抗西方教廷哪怕获得一场比较像样的胜利。那会是什么结果?”

“芈王原本只有两个行省之地,会变成五个行省。一旦和大离王国合二为一的话,将会拥有十三个行省,疆域会达到我们大夏帝国的三分之二。”

“届时,大夏帝国皇帝就不是独一无二的了!”

“当天空书城圣主可以册封帝主,最终可以册封皇帝的时候,那他是不是就成为了东方世界的最高君王?我们大夏帝国的皇帝,是不是从君王,变成了事实上的诸侯藩王?”

“如果不制止,局势一定会这样发展。”

“如果皇帝陛下不抵抗的话,大夏帝国千年的皇统,就要断绝了。”

“在天下人看来,皇帝陛下刚刚亲政不久,不管是威望还是权势,都远远不够。”厉阳郡主道:“但不要看陛下这个人,而是站在大夏帝国皇帝的这个位置上看,现在是这个皇帝名誉最高的时候,是这个皇帝之位神圣性最高的时刻。因为天空书城会一直打压大夏帝国皇帝的神圣性,崇高性,如果不扼制的话,这个皇位的神圣性每一天都会贬值!”

“所以说皇帝陛下应该积攒力量,积攒威望,卧薪尝胆,这是对历史的简单重复理解,这是一种刻舟求剑。因为现在这一时刻,就是皇帝陛下力量最大的时刻。这不是皇帝陛下个人的原因,而是帝国千年皇统的惯性所致。”

“从表面上看,为了区区一个申无缺,皇帝陛下就冒着帝国分裂的危险,就冒着被废立的危险,显得非常不理智,非常可笑。”

“但这是一个最关键的时刻,也几乎是最后的时刻。一旦错过这个时刻,帝国的皇权就会走向真正的,不可遏制的下滑,会彻底坠入深渊,直到皇统的消亡。”

“因为,天空书城一定会支持芈王全面对抗西方教廷的入侵,他一定会成为东方文明的英雄。”

“此时皇帝陛下,还掌握着大义,还拥有最大的神圣性,这个时候不出手,就再也来不及了。”

说完之后!

大宗正廉亲王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足足好一会儿,他朝着厉阳郡主拜下道:“郡主一言,振聋发聩,老朽惭愧,不如郡主远矣!”

厉阳郡主缓缓道:“这些话不是我说的。”

廉亲王道:“那是?”

厉阳郡主道:“是申无缺说的,而且是去年说的,不仅仅是当面深谈,他还先后给陛下上了几次万言书,从去年就开始预判即将发生的事情。一直到现在为止,他的预判都是正确的。”

“当时我也觉得危言耸听,但是现在,一切都按照他的预判而发展。”

“作为一个顶级的战略家,不是要看到今天,也不是要看到明天,而是看到几年以后,十几年以后。”

“申无缺说他愿意四两拨千斤,用他所有的力量维持大夏帝国的千年皇统。”

廉亲王道:“可是……可是他的身份,会给皇帝陛下带来致命的危机。”

厉阳郡主还想要再说话。

但是皇帝制止了。

廉亲王是忠诚的,但是……他整整几十年都没有真正执掌过核心的权力。

很多机密他是不知道的,告诉他反而是一种负担。

比如,申无缺在密信中写到,他愿意继续做父亲赢柱公爵没有做完的事情。

又比如当年赢柱公爵之所以彻底败了,就是因为先帝最后关头害怕妥协了,使得赢柱公爵在芈王和天空书城的夹击下,彻底败亡了。

廉亲王口干舌燥,忍不住饮了一口茶,道:“这些话尽管听上去非常有道理,但是……但是如果局面这样发展下去的话,芈王背后的天空书城就要上场了,如果陛下您继续选择支持申无缺,继续对抗到底。要么就意味着东方世界的彻底撕裂,要么您……您会被废掉帝位,甚至有性命之危。”

厉阳郡主冷笑道:“先帝刚死四年,先太子刚死四年,难道又要死一个皇帝吗?四年之内连死两个皇帝?当天下人是瞎子吗?傻子吗?聋子吗?”

这话一出,廉亲王更加不寒而栗,颤抖道:“这话不能乱说啊。”

厉阳郡主缓缓道:“廉亲王,您玩过瞪眼游戏吗?”

廉亲王当然没有玩过,但是也知道。

厉阳郡主道:“就是两个人睁着眼睛,恫吓对方,谁先眨眼,谁就输了。谁先怯阵,谁就输了。”

“大宗正,斗争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的。不管多大的代价,都要斗下去,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看看芈氏和申公敖之间的斗争,还不清楚吗?一旦妥协退让一步,一旦表现出一点点胆怯,那就是灭顶之灾。如果不是因为申无缺的出现,申公家族早就灭了,所有的领地也早就被吞并了。”

“现在皇帝陛下想要妥协有用吗?匹夫无罪,怀璧自罪。”

“皇帝陛下挡住了某位天下至尊的路了。”

廉亲王的整个身体不由得变得佝偻起来。

这几十年来,他身份清贵,但真的没有经历什么剧烈的斗争,他甚至算得上是与世无争的。

一直到如今的皇帝陛下登基,他才成为大宗正,那完全是因为他年纪足够大,辈分足够大,底子足够清白。

但是这么恐怖的斗争,让他毛骨悚然。

不是害怕自己会死,他都快八十了,死了也就死了。

他害怕的是夏氏会失去千年的皇统啊。

他害怕皇族会遭遇毁灭性打击啊。

足足好一会儿,廉亲王拜下道:“臣年纪大了,脑子也不清楚了,但臣永远效忠于陛下,并愿意用这把老骨头为陛下赴汤蹈火。”

接着,廉亲王道:“陛下,芈王那边还等待着您的回复。二十四个时辰之内,如果不回复了,他的十万大军就南下,消灭申公家族。”

皇帝缓缓道:“大宗正等一会儿,朕也好好思虑。”

廉亲王道:“那臣就去小睡一会儿,皇帝陛下拟好了旨意之后,老臣就再去走一趟。”

然后,廉亲王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脚步都显得非常老迈了。

他是真的老了。

……………………………………………………

整个行宫的书房里面,就剩下皇帝和厉阳郡主二人。

皇帝笑道:“厉阳,我们没有吓住芈王,我们出招,他直接踢回来了。”

厉阳郡主慵懒地躺在椅子上道:“所以啊,我早就说过了,您现在把我牺牲掉还来得及。您就说是我伪造的圣旨,剥夺我的郡主之位,并且把我圈禁终身,那您就能暂时全身而退了。”

“其实啊,我刚才说的那只是申无缺的一家之言而已!从所有人看来,为了区区一个申无缺,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完全不值得的。”

皇帝道:“你刚才那一番话,想要说服的不仅仅是廉亲王,你真正想要说服的是我吧。”

厉阳郡主沉默好一会儿道:“陛下,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的还是错的。”

“我这个人也是不怎么怕死的,但是我害怕陛下之位被颠覆,我害怕大夏皇族的道统被颠覆。”

“我刚才重复申无缺的万言书,不仅仅是为了说服您,也是为了说服我自己。”

“如果真的因为我们的冒险主义,因为我的幼稚天真,真的断送了皇帝陛下的皇位,断送了夏氏皇族的千年道统,那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无法弥补。”

皇帝道:“结果没有出现之前,大概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申无缺在赌,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赌?他如果赌输了,他如果高估了我的决心,那申公家族就直接灰飞烟灭,他也粉身碎骨。而我如果赌输了,那就失去皇位,乃至于断送千年皇统。”

厉阳郡主道:“前进半步,可能粉身碎骨。后退半步,又会如何?”

皇帝道:“苟且偷安。”

厉阳郡主道:“当年先帝,是不是也痛苦挣扎过很久?最终还是选择妥协?导致了赢柱公爵的灭亡?”

皇帝道:“先帝的当年局面,终究比我要从容一些。”

厉阳郡主道:“如果当年先帝选择对抗到底,又会如何?”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道:“大概结局更惨,因为当年没有西方教廷的入侵。”

厉阳郡主道:“西方教廷入侵这算是我们目前唯一的有利局面了。当然这个大局,有可能利于敌人,也可能有利于我们。”

“但也正是因为当年先帝的妥协,才导致陛下您现在的立足之地如此狭窄。”

斗争到底!这句话说出来很容易。

但是想要做到实在是太难了。

尤其是现在不管从哪个方面看来,皇帝陛下都远远没有到刺刀见红的时刻,更没有到皇帝和天空书城彻底撕裂的时刻。

距离那条安全线,好像还有很远很远。

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也就是这一点。

你觉得距离安全线很远,所以麻痹大意,在你还能反击的时候,因为担心后果太严重而不敢反击。

结果忽然一夜之间,安全线就到你的面前。

这个时候再想反击,已经来不及了。

斗争最恐怖的当然是冒险主义。

但斗争更恐怖的是对敌人,对困境充满幻想。

现在对于皇帝而言,真的就是生死抉择。

要不要相信申无缺的万言书?

要不要相信他对未来的判断?

局面究竟有没有他说的这么恶劣?

大离王和芈王,究竟是不是真的一体?

申无缺固然赌上了申公家族的命运,他自己的命运。

而皇帝也算是赌上了自己的皇位。

现在不管从任何人眼中看来,都不至于让皇帝赌上皇位这么急迫。

不管如何看起来,皇帝陛下距离那条安全线,还是有很远距离啊。

足足好一会儿,皇帝忽然道:“厉阳,如果是太子兄长继位,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厉阳郡主道:“他不会赌,他不会为了申无缺押上皇位。因为他非常英明理性,不管从哪一方面看去,这场赌局都太荒谬了,为区区一个申无缺,赌上皇位?可笑幼稚之极。”

皇帝道:“那如果申无缺说的是对的呢?”

厉阳郡主道:“那这一次,就是你唯一反击的机会,也是夏氏保住千年皇统最后的机会。”

皇帝道:“我失去皇位,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如果夏氏皇族因为我而失去千年的皇统,那就万死莫辞了。”

厉阳郡主道:“您动摇了是吗?您不敢赌了是吗?”

皇帝道:“那如果让你来做这个决定呢?”

厉阳郡主道:“我不知道,幸好不是我来做这个决定。”

皇帝叹息道:“十八年前,先帝选择了妥协退让,先帝胆怯了。所以赢柱公爵死了,赢氏家族灭亡了,我夏氏皇族失去了最忠诚的盟友。”

“现在,轮到我做这个选择了!”

“父皇选择了妥协退让,如果是先太子继位,他大概也会选择妥协退让,因为他们足够英明理性。”

厉阳郡主道:“男人负责理性。”

接着,她看向了座钟道:“陛下,要做决定的话,需要尽快了,时间不多了。”

“而且上一份圣旨,你还可以说是我伪造圣旨,把一切推到我的头上。但这一次决定一旦做出,就真的彻底不能回头了,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了。”

皇帝感觉到自己头痛欲裂,缓缓坐在椅子上,让自己的脑袋靠在墙上。

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能这么疯狂。

对于未来的判断,只是申无缺的一面之词。

不至于押上皇位,不至于押上夏氏皇族的千年道统。

但是……

如同听从内心的冲动。

那就是……彻底的疯狂!

皇帝闭上双眼,陷入了最后的挣扎,最后的思考。

整整一刻钟!

皇帝猛地站起来。

去他娘的理性!

去他娘的!

有一句话说得没有错。

斗争一旦开始,就无法回头。

瞪眼游戏,谁眨眼,谁心虚,谁就输了!

然后,皇帝缓缓道:“拟旨!”

“芈王立刻停止对申公家族的一切军事行动,立刻退回所有的军队,否则将视为叛乱谋反,朕将派军镇压,钦此!”

接着!

皇帝拿出了虎符大声喝道:“来人,集结大军,开赴天水行省,准备平叛!”

顿时间!

厉阳郡主振奋无比。

她伸出芊芊玉手,为皇帝撰写圣旨。

然后,皇帝盖上大印,仿佛赌定离手。

皇帝反而轻松了下来,朝着厉阳郡主道:“朕这算是把皇位押上去了吧。”

厉阳郡主道:“就算输,大不了我陪着你一起死!还有他,我们三人一起死!”

皇帝笑道:“当年与他一起读书,一起对弈,哪里想过会有今日?”

……………………………………………………

次日!

大宗正廉亲王带着皇帝最严厉的圣旨,前往芈王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芈尤立刻停止对申公家族的一切军事行动,立刻退回所有的军队,否则将视为叛乱谋反,朕将派军镇压,勿谓言之不预,钦此!”

与此同时!

皇帝的其他旨意纷纷传到帝国的几处大营!

下令超过三十万大军开始集结。

准备开赴天水行省,镇压叛乱!

顿时之间!

天崩地裂!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近一万三!

恩公们,新的一个月到来了!这个月,糕点依旧每天一万多字的更新,依旧拼尽全力。

在此,向您求保底月票了。深深叩谢,谢谢大家!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