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矿脉(1 / 1)

就剩最后一个王小马跳出栅栏,仓皇间跑了几百米,脚一软跌倒在地上。

王宇面无表情的缓步走近。

“不,不,我大哥,他,他也是武者,你要是对我怎样,他,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王小马慌慌张张的说道。

这像是威胁,也像是慌乱下的胡言乱语。

王宇眯着眼睛,伸手抓住王小马的衣服领子,将之轻易提了起来。

抬手就是一拳痛击在王小马的腹部,几乎直接将他打吐。

面色痛苦的蜷缩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王宇单手提着他,就这么拖回了孟老二的院子。

“孟叔,如果是这人主导的一切,干脆直接杀了埋在镇外一了百了,省的他今后还来报复你。”

王小马腹部火烧的痛苦感略微缓和些,就听到王宇的声音。

商量的竟是要将他杀人埋尸,这下他彻底慌了。

“这,不好吧,这里毕竟岛镇上,要是被查到,我们都完蛋了。”

这是孟老二的声音,忠厚的他似乎还很犹豫,做不出这种事。

“有什么不好的,你忘了此前他想对你们家做什么了,只要我们手脚干净点,这荒郊野外的,死个把人真是家常便饭了,这种人也是死不足惜。”

王小马听的浑身颤抖不已,差点没被吓尿了,那还有之前半点神气,当即在王宇动手前求饶连连。

王宇面色冷漠的看向他,抬脚发力,猛的踩在王小马的腰上,差点没将他的腰骨踩断。

“姓名?”王宇在王小马痛苦过后,问道。

“我,我叫王小马……”

被这番折磨,王小马早就没了抵抗的心,面对王宇的拷问,什么都说了出来。

很快,王宇就将这伙人的底细摸清。

他们就是南山陵这一带的游散人士,俗称地痞流氓。

平日里也就是对一些普通民众敲诈勒索,抢点小钱。

王小马是这群地痞的领头人,他有个大哥,叫王丰。

早年去过其他岛镇混过一段时间的日子,没想到后来回来时,竟成了一名货真价实的武者。

这次之所以动手硬抢孟老二的房产田产,也是这个王丰指使的。

“你哥什么修为?”王宇接着盘问。

“锻,锻体二重…”王小马瑟瑟缩缩的回答道。

“为什么他要抢这里的房地?”

王小马在听到这个问题时,有些迟疑,直到看王宇面色又凶恶起来,这才赶忙回答。

“我,我也是听大哥自己说的,因为这地底下,有一条矿脉。

他说非常值钱,让我们不要声张,先把这块地给占了再说。”

王宇与孟老二对视一眼,两人听到矿脉后,都是变了脸色,孟老二呼吸更是急促许多,心头狂跳。

他们都是做过矿工的人,自然清楚一条矿脉的背后价值。

无论是何种矿脉,只要被发现,就无异于发现了一处宝藏之地。

“矿脉在哪?!”王宇冷声道。

王小马苦着脸,颤颤巍巍道:“这我真的不知道了,大哥,大爷,您就放过我吧。”

王宇没理会对方的哀求,又是一顿锤,确认他真的不知道才罢手。

“小宇!”孟老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家地底下有矿脉,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太震撼。

就连王宇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超出他的意料。

“孟叔,先别着急,这件事还得确定了再说。”王宇说道。

没找到矿脉,这件事也可能是王小马那位大哥子虚乌有出来的,终究还是要亲眼见到矿脉迹象才能说明一切。

接着,他干脆直接跟孟老二俩人,将这群混混都给拿粗绳绑了起来。

为了确保王小马所说真实性,王宇又接着单独盘问了其他的混混。

他们所说倒是与王小马说的基本一致,唯有矿脉一事跟那王丰的修为实力,他们并不清楚。

“可是,那个王丰怎么知道这里有矿脉呢?”孟老二皱眉道。

王宇四下看看,道:“这块地就这么大,孟叔,我们找找看。”

“好!”

孟老二先是让自家妻子带着小儿子离开,接着两人就开始将这片地里里外外翻了起来。

不消片刻,孟老二在自己刚开垦的后院田地里发现了端倪。

“小宇!”

王宇听到呼唤,当即走去后院。

孟老二家的一片后院都是他自己开垦出来的田地,原本是准备种植一些瓜果蔬菜。

田地一直蔓延至矮山脚下,与一片陡坡接壤。

此时,孟老二就盯着这处陡坡看个不停。

“小宇,你闻,是不是有什么味道!”孟老二摸着陡坡,快速说道。

王宇听此,稍稍凑近些。

锻体二重修为下,他的身体各方面机能有过两次蜕变,嗅觉方面更是灵敏不少。

一下便闻到了弥漫出来的特殊气味,有点土质混杂着铜锈的味道。

“有!”王宇心中一动。

这种味道,他在矿坑干活时可没少闻!

“我在前几天翻土的时候就闻到了,原本还以为是我在矿坑里待太久了残留下来的影响。

但现在看来,说不定这里真的有矿脉!”

孟老二只觉得浑身发热,对着陡坡摸摸碰碰,忽然猛的抬起铁锄头,对着这陡坡一角敲去。

锵!

几块碎石被砸裂落下,露出内里的岩块表质。

青灰色间,带着几分淡淡的紫色线条。

“这是!”孟老二伸出手指在那紫色线条处一阵摩挲,随后又放在鼻下闻了闻。

“竟是紫煤矿!”孟老二的挖矿经验比王宇还要丰富的多,一眼认出了眼前的矿种。

“看这座矮山,这里即便有紫煤矿脉,大小应该也有限,也不知道能产出多少。”

简单的勘察后,孟老二凝声道。

他此时的心情很是复杂。

既兴奋狂喜,也忧心忡忡。

兴奋的是自家地里真的有矿脉,担心的是这矿脉于他而言祸福仍未可知。

如今就有人已经觊觎这条矿脉,甚至不惜为此逼迫他们一家三口就范。

而一旦这条矿脉的消息泄露出去,被更多人知晓。

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为了这条矿脉危害他们一家人的性命。

这条矿脉对他来说,有些烫手啊。

“小宇,你,你说叔该怎么办才好…”胡思乱想了许久,孟老二还是本能的问向王宇。

刚才王宇一人轻松摆平这群地痞,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让他找到了不少安全感。

王宇自然也清楚这不是一件小事,矿脉的出现也早就超出了委托内容的范畴。

“孟叔,你也清楚,若没强人庇护,这条矿脉你恐怕也保不下来,同时也瞒不住多久。”王宇说道。

“这点我知道。”孟老二叹气连连。

哪怕想私下开采,所造成的动静也不可能小,再加上还有个像王宇一般的强大武者在外虎视眈眈着。

太危险了!

空有宝山,却没法就这么据为己有,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那就只有将矿脉上交给政府,应该能换取一些钱,好过一无所获。”王宇建议道。

但事实上,政府给出的奖励补贴,不可能会多就是了,纯看当地官员的良心,远远比不了一条矿脉的价值。

孟老二捏紧着手里的锄头,盯着眼前岩块上的淡紫色纹路,迟迟下不去这个决定。

是人都有欲望,如此巨大财富摆在面前,多少人又能保持理智弃之不要。

尤其是孟老二这样的穷苦人家。

最新小说: 太阳王之证 霸天龙帝姜天 星辰泪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漫威盖伦 武道神尊 封神进化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