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打压(1 / 1)

南山陵。

此时,孟老二的居所已经被推平,田地连带着边上的矮山更是被大群采矿队挖出了一片深坑。

周边搭建着一座临时仓库,里面摆放着一箱箱出土的紫煤矿石。

平日里,季飞等几名弟子就在这仓库内外看守严加把关。

就是孙成善也会时不时亲自在这逗留一二,可见对这个仓库有多重视。

本以为今日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谁知麻烦还是不可避免的来了。

孙成善带着众弟子,神色不善的盯着眼前两伙人。

“何旭阳,当日你家韦一明打伤我的弟子,现在过来又想做什么!”孙成善冷冰冰的说道。

对面为首一人,身穿灰色长袍,面容带有几分老相,身形也是消瘦。

此人便是济风堂堂主,何旭阳。

一手广济拳在岛镇上也是颇有名气,是镇上的老牌高手。

“怎么,难不成今日还想在我这领教一二。”孙成善神色越发危险。

何旭阳轻笑一声,道:“是来讨教没错,只是别误会,并不是我而已。”

他话音刚落,一旁带着弟子前来的飞鹰门馆馆主大步上前,神色有些倨傲,审视着孙成善。

“最近听闻无影拳馆馆主实力强劲,一连挑落了镇上的数位武馆主,我顾洪明确实想领教一番,也想给岛镇一派正名,免得让外人觉得镇上的武人谁都能欺负一下。”

顾洪明朗声道,彻底对上了孙成善。

孙成善眯着眼睛,寒光在其间闪烁。

这顾洪明话里话外,都将孙成善当做外人,排除在了岛镇之外。

明面上是要比斗,但实际恐怕还有其他想法。

要不然也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这么着急。

“原来是要踢馆,但踢馆哪有在外踢的,不如择日来我无影拳馆,我必定欢迎至极!”

顾洪明轻笑,“孙馆主整日忙于矿脉捞钱,不在武馆,我又如何碰得上馆主呢,还是说馆主不敢应战。”

他的言语越发尖锐不客气,让一众无影拳馆弟子都面色大怒。

倒是孙成善还保持几分冷静,没有被挑起怒火。

他清楚在这打,变数太多。

一旦对方借此故意制造些混乱,不仅开采工作会受到影响,就怕仓库内的矿石产出,也被对方有机可乘。

“先前不知,但既然顾馆主要战,就定在明日如何,我会在拳馆等候你大驾光临,只希望到时候顾馆主可不要不来啊!”孙成善冷声道。

顾洪明有意无意看了一眼何旭阳,随即笑道:“这样也好,过会我会派人送去战帖,那就明日前来正式踢馆!

只是今日既然来了,那也不能白来,玉成。”

顾洪明身后,一名二十来岁的英气男子大步走出。

“我徒玉成,算是我的得意弟子,他早想领教一番无影拳,还望准许来一场弟子间的切磋,也算是为明日的踢馆热热场。”

顾洪明笑着说道,显然并没有这么好打发。

章玉成眼神落在孙成善身后的那些拳馆弟子上。

“宋和正呢,让他出来与我碰一碰!”

他显然知道无影拳馆的大师兄是谁,张口便点了弟子中的这号重要人物。

通常武馆的大师兄便是武馆弟子中的脸面,仅次于师傅这样的存在。

若是在切磋中落败于其他武馆,结果不仅伤所有弟子的士气,传出去也必然有损武馆的声誉。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大师兄这样的身份,很少会在外与人动手。

平日里宋和正也鲜少会出去执行委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武馆院中帮着师傅负责指点工作。

“可恶,太狂妄了!”核心弟子李福见章玉成如此趾高气昂,不由咬牙瞪眼。

如此指名道姓,摆明了就是看不起他们。

孙成善正要开口说什么,身后的季飞却忽然走上前。

“宋师兄还没来,我来陪你过两招!”季飞压下心中火气,说道。

“你?哪位?没见过。”章玉成颇为不屑道。

他只想打对方的大师兄,什么狗屁无影拳,直接打出岛镇更好。

凭什么这个不过成立一年半载的武馆,能够占据岛镇上的这条矿脉。

难道不应该强者据之么!

季飞暗骂一声,已经在怒火中烧了,就想要上去动手。

他习武至今,还从未受过如此轻视。

然而何旭阳身后走出一人,正是济风堂的大师兄,韦一明。

他此前见过季飞,不由道:“既然宋和正还没来,那就让我先来领教一下无影拳。”

说罢,根本不等季飞拒绝,他便毫无顾忌的捏拳冲了上去。

这次他背后站着不仅有师傅,还有飞鹰门馆的友军,没什么好怕的。

“找死!”正憋着一团火,季飞眼神一狠,同样毫不犹豫迎了上去。

在修为上,两人均是锻体三重境。

只不过季飞毕竟修习时间尚短,天赋再高,也难以抹平韦一明多出数年的修炼时间。

一个锻体三重初境,而一个已经快要摸到锻体三重境的极限瓶颈了。

而韦一明的一手广济拳也更为纯熟,比斗的经验也更加老练。

初一交手,季飞就逐渐被压制住。

他的无影拳,又快又疾,能打出重重拳影。

而韦一明的广济拳则更为大开大合,看似中正的拳路,却总能将季飞刁钻的出拳角度封死。

季飞越打越冒火,越打越心急,看的孙成善直皱眉。

他一直清楚季飞的练武天赋相当出色,但那浮躁的心性却是一直没法磨平。

这是季飞的缺陷,一旦打斗时被对方抓住,那就很容易陷入被动之中。

显然,经验丰富的韦一明就抓住了季飞的这个缺点,仍有余力的嘲笑道。

“年轻人,就这点水平么,什么无影拳,看来都是花架子嘛!”

季飞听得简直要气疯,出拳也越发没有章法路数。

当你的出拳意图被对方轻易掌握,也就意味着离落败不远了。

砰砰砰

两人拳头之间快速对轰,发出一阵阵闷响。

双方都是已经打出了真火,济风堂与飞鹰门馆联手,这次显然就是为了报此前的仇怨,打压无影拳馆。

由于是弟子间的正常对决,孙成善就是再着急也没法出手。

最终,季飞差了一招,被韦一明连续两拳打中胸口,逆血上涌,吐血倒地。

韦一明则潇洒收手,脸上满是得意之色俯视受伤的季飞。

刚才两拳他可是一点都没收力,此时的季飞胸骨都被打裂了。

也就是锻体三重的修为能抗,换做二重锻体或是一重锻体的武者,被他打中这两拳,只怕整个胸腔都要碎裂。

“不过尔尔!”韦一明轻哼道。

一众无影拳馆弟子都是气血上涌,捏着拳头却又不敢冲上去。

就连季飞都不是对手,他们清楚自己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这算是正经实力打不过人家。

孙成善脸色已经差的无以复加,看都不看韦一明,目光落在后方何旭阳和顾洪明身上。

“二位可还满意!”

他这句话语气极重,已经快要忍不住出手了。

“不急,还有一场预定的比斗没有完呢。”

何旭阳则心情大好,好似要将当日他被踢馆的孙成善击败时的心情都发泄出来。

孙成善何时如此忍气吞声过,看了一眼身后仍在开采的矿脉,就要当场发作。

“师傅,我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