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人间清醒(1 / 1)

宁亦将黄米糕挂在栗狐的马鞍上,随后翻身上马,伸出手在秦晚面前。

秦晚犹豫了一瞬,看看四周百姓,如果她再拖着不走,这帮老百姓估计要把膝盖跪碎了。她不得不伸出手放在宁亦的手掌上。他用力一握,轻轻一提,秦晚就被他整个人拉了起来,稳稳地落在了栗狐的背上。

宁亦:“驾。”

栗狐得令,稳健地起步,以温柔轻快的脚步向皇宫方向慢慢走去。

“从我离开冷宫,你就知道了?”秦晚抓着马鞍,问向身后揽着他的宁亦。

“你真的认为你能瞒着本王逃掉?”宁亦双手抓着缰绳,将秦晚护在胸前。

“我真是小看你了……”秦晚垂头丧气,觉得很丢面子,却无可奈何。

月光微凉,西风瑟瑟,秦晚忽然觉得宁亦这个人真的很蛊,仿佛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力量将她不断拽向他的方向。

一路无话,宁亦将秦晚送回了冷宫。流萤已将早早等在门口,见到秦晚才放下心来,跪在地上道:“恭迎宁王殿下、王妃娘娘回宫。”

宁亦下了马,伸手将秦晚从马背上抱了下来,再将黄米糕从马鞍上卸了下来放在了秦晚手上:“回去吧,天色不早,快点去睡觉。”

说罢,他转身就要上马回庆云殿。

“宁亦。”秦晚叫住他。

宁亦回头,眉毛又锁在了一起:“谁给你的胆子,敢直呼本王名讳?”

秦晚笑笑,摇了摇手中的黄米糕:“谢谢你帮我付钱,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完糕再走?”

“不了,你自己留着,本王不喜甜食。”宁亦答道。

秦晚转了转眼珠,又问:“那你喜欢吃什么?本姑娘不喜欢欠人人情,你请我吃甜糕,我得还你点东西。”

宁亦扬了嘴角:“你做的腌菜不错,明日再送到庆云殿一些来。”

说罢,他跨上马背,调转马头,向庆云殿方向离去。

秦晚看着他的背影,不自觉地扬了嘴角,抱着黄米糕地纸包,将流萤从地上拉起来:“走走,吃米糕去。”

“娘娘您真是好大的胆子,刚刚您直呼宁王殿下名讳,我都快吓破胆了。”流萤呼着气道。

“嗨,那又怎么了,”秦晚眼睛亮如繁星,“他就是看着凶,你看我这么叫他,他也没把我怎么样,不是吗?”

流萤摇摇头:“娘娘您绝对是有恃无恐,换作别人早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是吗?”秦晚笑着将一块米糕塞到流萤嘴里,“快吃吧,压压惊。”

流萤嘴里吃着米糕,想了想还是担忧道:“娘娘,宁王殿下对您这么好,您这下不准备再逃了吧?”

秦晚自己吃了一块,香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四散开来。

看着冷宫上空明月圆圆,她认真地思考起流萤的问题。或许在所有人眼里,她能够被宁亦选择,是天大的福气,毕竟在这个世界,能有一个有钱有权的夫君,是个活下去的好办法。留在宁亦身边,当一只冷宫咸鱼,其实蛮符合她一生佛系的原则。

可放长远来看,如今宁亦觉得她新鲜有趣,又有利用价值,自然对她这般的好。可她早就不是恋爱脑的小女生,没吃过猪肉却也见过猪跑,像是宁亦这种生活在历史动荡岁月的人类优质男性,三妻四妾稀松平常,她真的要为了一包黄米糕卖了自己吗?

“流萤,姐姐我跟你讲,你看着好像宁亦对我特别优待,但你实际想想,他做的这些都是低成本的小动作,对不对。说到底他还不是将我囚禁在这个冷宫里,只不过让我偶尔出去转一圈放放风罢了。我难道因为他让我出宫放风,就对他囚禁我的事儿置若罔闻?他愿意对我好,自然是在我身上有利可图,他这些优待不过是低成本地投入,为的是我背后的大利益罢了。男人都是理智且冷血的,宁亦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那绝对是唯利是图,步步为营的结果。你真把他的投资当感情,那就中了他们这种男人的圈套了。”

流萤没听懂,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秦晚。

秦晚又往嘴里塞了块糕,跟流萤解释道:“我的意思说,以后如果有个男人说他想娶你,给你各种送温暖,对你特别的好,你可千万别恋爱脑,一门心思地觉得这个男的特别特别爱你,然后你就愿意为他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检验一个男人对你是否真心,那就向他要来他最在意的东西,看他给不给。”

“最在意的东西?”流萤不懂。

秦晚叹了口气,摸了摸流萤的头:“这么说吧,你觉得宁亦最看重的是什么?”

流萤琢磨了琢磨,回答说:“宁王殿下最看重的是江山吗?”

秦晚:“嗯,就当他最看重的是江山,那他愿意用江山来换我吗?”

流萤摇头。

秦晚:“这不就是了,他才不会用江山来换我呢,你怎么会觉得他是真的看重我呢?可能不仅仅是江山,他的权力、地位、金钱、军队,哪一个都比我更重要,当我与这些的东西发生冲突时,我就是被牺牲换掉的那一个。我秦晚是个完完整整的人,根本不需要为一个男人牺牲自己,哪怕他是宁亦,他也不配。”

流萤被秦晚说的脑袋懵懵,这些说法她闻所未闻,更别说消化理解。

秦晚拍拍她的肩膀,笑了笑道:“简单来说,就是女人要为自己而活,别为了男人给的仨瓜俩枣就以身相许,不离不弃,赔钱倒贴。”

“可娘娘,您嘴里这黄米糕还是宁王殿下给买的,还有这身上穿的,日常用的也都是宁王殿下给的,没了宁王殿下,您真能自力更生吗?”流萤反问道。

听到流萤的话,刚刚还女权主义上头的秦晚瞬间泄了气,想想流萤说的也不假,出宫一趟她的确有些碰壁,看来想要独立自主,还是得有点真本事的。

“哎呀,我这不是被关在宫里没处施展拳脚嘛,”秦晚埋着头仔细思考起来,“看来我得先想办法搞点钱,没钱真的是寸步难行。”

最新小说: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娘子可能不是人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状元娘子飒又甜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