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 第51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51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1 / 1)

金喻接过秦晚的茶杯,淡定地抿了一小口。

秦晚给自己也倒了水,喝下一口安慰金喻说:“金夫人不用害怕,我不是什么恶毒女配,对宁王殿下没有什么别的心思,不会变着法地害你,或是拦着你接近宁王殿下。说句真心话,你走你的大女主爽文之路,我做我的十八线冷宫小配角,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害谁就行。”

金喻想说什么,顿了一下,却没有说出口。

秦晚笑笑:“但是你最后能不能成功带着崽崽攻略暴君摄政王,这得全靠你自己的本事,我这人没什么能力,当不了助攻,也没法和你结盟。不过看在你送我礼物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跟你说说这宫里另外两个真心抢夺宁王殿下的女人,一个是出身高贵的戎国常国公嫡女常连君,二是出自白山门的宁王殿下亲亲小师妹林柔,她们才是你真正的敌人。所以请你不要弄错敌人,更别选错了盟友,在攻略宁王殿下的征途上,你还是要更加小心为上。”

金喻:“……”

送走金喻,秦晚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

流萤走了过来,担忧地说:“娘娘,刚刚您和金夫人的对话我在门外都听见了。您这样鼓励她去爬殿下的床,真的好吗?再说,她有那么不光彩的一段历史,宁王殿下真的会喜欢她吗?”

秦晚伸手捏了捏流萤的脸蛋:“傻丫头,你又忘了我跟你说的了?女人有黑历史怕什么,到头来还是要昂首挺胸向前看。其实我挺佩服这位金夫人的,估计她被昔宝的亲生父亲伤害后幡然醒悟,明白了自己的人生到底要什么。这要比很多还沉沦在情情爱爱中的女人可聪明多了。”

流萤挠了挠头:“娘娘,您说话我是越来越听不懂了。”

秦晚勾起嘴角:“好啦,你还是太小,大点就都懂了。去把那套茶具收好,明天我们拿到周家黄金铺去把它熔了。”

“熔了?!”流萤惊讶地长大嘴巴。

“嗯呐,熔成小块金子,再跑路的时候好带着。”秦晚莞尔一笑。

第二日。

秦晚和流萤再次叫上袁英一起出宫,小白化作猫形也跳上了出宫的马车,和她们同行。

他们来到应阳城最大的金铺——周家金铺,将金喻送的黄金茶具放在了金铺掌柜的面前。

秦晚一见到金铺掌柜,就让流萤露出了宫里的腰牌,并报了她们的身份,吓得金铺掌柜带着一众下人请走其他所有客人,又是跪拜,又是磕头,最后关了店门,亲自迎接她们。

秦晚也不藏着掖着,指着那套茶具道:“掌柜的,请您帮忙把这套茶具上的珠宝全部抠下来,再熔铸成一两一块的金条。”

周掌柜对着那套茶壶左看右看,上下研究,表情又惊又喜,眼睛忽大忽小,最后说道:“娘娘,请恕小的多嘴,这套茶具做工之精巧,匠心之巧思,绝对堪称世间珍品。就算是我这里最好的工匠,也不一定能打造出这么好的茶具。娘娘若是将它熔了,实在可惜……”

秦晚挑眉:“哦?这壶这么好吗?”

周掌柜使劲点头说:“看这精美的工艺,花纹的设计应该并非梁国所造,小的不才猜不出它出自何人之手,但看形状纹路大约可认定它应是来自西域。”

秦晚问:“那它值多少钱?”

周掌柜小心翼翼地将那茶壶端起来颠了颠:“单单黄金就用了大约十两,再加上这些宝石,价值怎么也有黄金十五两,算上手工花费,单单这一个茶壶怎么也得有三十两之多,更别提再加上四个茶杯,估计总价值在四十两黄金左右。”

秦晚在心里换算一把,一两黄金大约合四千元人民币,四十两黄金大约就是十六万元人民币。

天呐,金家不愧是梁国第一首富,出手这么阔绰!

周掌柜谄媚地笑着对秦晚道:“娘娘,小的觉得娘娘这套茶具熔了实在可惜,愿意出四十两金子,买下您这套茶具,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流萤摇头道:“你说四十两就四十两,我怎么看着不止这些?”

周掌柜恭恭敬敬向流萤一拜:“尚仪大人,小的愿意用脑袋保证,绝对没有欺骗娘娘,您可以找应阳城任何一家金铺掌柜来看,估价绝对都是一样的。”

小白本被流萤抱在怀里,听到周掌柜这么一说,他蹭地跳到桌上,围着那壶转了一圈,又伸着鼻子闻了闻,似乎闻到什么讨厌的味道,又向后闪了闪,然后对秦晚说:“这壶闻起来有股怪味,赶紧卖了。”

周掌柜看到小白猫形会说话,吓得一哆嗦,赶紧冲着小白又行大礼:“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出地仙大人身份,请地仙大人赎罪……”

小白打了个哈欠,遥遥爪子:“无妨,你们谈你们的。”

说完她又跳回流萤怀里,让她舒服地抱着。

秦晚笑笑:“掌柜的别在意,我们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既然你愿意买,我也没什么不愿意卖的,四十两黄金按现市的比例兑换成白银,大约是五百两银子,您给我银票,这套茶具就是你的了。”

周掌柜大喜过望,赶紧喊小二当即送上五百两银票给秦晚,欢欢喜喜地送收下了那套茶具。

秦晚将银票揣在袖子里,笑着离开了金铺。

回宫的路上,流萤抱怨秦晚把壶卖得价钱太低,便宜那周老板。

秦晚倒是并不在意,比起那华而不实的茶具,银票才是她的最爱。

小白被流萤抱着,冲秦晚翻了个白眼,搂着流萤的胳膊闭上眼小睡起来。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卖出茶具第三天,袁英来冷宫看望秦晚,顺便说起了宫外的新闻。

其中一条是金铺周掌柜家中金匠猝死的消息。应阳府尹着手调查,竟然发现是金匠再熔炼一套茶具时中毒而亡,而那茶具正是金喻送给秦晚,又被秦晚卖给周掌柜的。

流萤疑惑不解:“奇怪,那周掌柜不是喜欢那个壶,拦着娘娘不让熔,那他怎么买下后自己又熔了呢?”

袁英说:“听宫外的消息,那壶上镶嵌的珠翠宝石价值极高,周掌柜让金匠将宝石珠翠从壶上取下重新加工成首饰出售,价格几乎可翻三倍,而被取下宝石珠翠的金制壶身,则被要求金匠重铸成时下流行的金镯金牌等物高价出售。”

流萤攒着手气呼呼道:“真是个奸商!”

最新小说: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状元娘子飒又甜 娘子可能不是人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