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狭路相逢(1 / 1)

秦晚双手抱头,想起之前在茶社那一次,抬眉瞪眼盯着袁英:“袁英,宁亦是不是派什么暗卫之类的人跟踪我?!”

袁英想了想摇头道:“娘娘,在应阳城里除了我和小白大人负责保护您以外,别的人……好像是没有。”

秦晚瘪嘴:“我说的是跟踪,不是保护。”

袁英诚恳地说:“那应该也不用,因为您的日常活动,我和流萤都会定时汇报给殿下,比起其他人在暗中跟踪,像我和流萤这样贴身跟在您身边的更有效。”

秦晚被袁英老老实实的“交代”整无语了。

“那宁亦怎么会来莲升楼?”秦晚问。

袁英和流萤面面相觑。

流萤说:“可能就是巧了吧。”

秦晚说:“一次是巧了,两次是巧了我可不信,他这次肯定是又来找我和鹿公子麻烦的,看我一会儿怎么怼他。”

正说着,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秦晚砰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好迎接宁亦的找茬。

很快,一身玄色大氅的宁王殿下步上二层。

秦晚做好“战斗”准备,一旦宁亦过来发难,她有一百句话等着他。

宁亦踏步走上楼梯,脸上惯常的不喜不怒没啥表情。

而他身后竟然跟着一身华丽金芙蓉云锦刺绣,头戴十六色玛瑙珊瑚珍珠簪的金喻。

他们二人,前者昂首挺拔气场两米八,后者雍容华贵容貌气质俱佳。瞬间吸引了整个酒楼所有人的目光,包括站在角落里整个人愣住的秦晚。

莲升楼老板亲自出来点头哈腰地殷勤招呼:“宁王殿下、金夫人,天字第一号雅间已经为您二位备好了,请跟小的这边来。”

说着,宁亦和金喻跟着那掌柜地直接走向莲升楼三楼,完全没有注意到二楼角落里的秦晚。

袁英和流萤“目送”宁王殿下上了三层,又转头同情且尴尬看向她们的秦妃娘娘。

流萤给秦晚添满了茶,安慰道:“娘娘别在意,殿下和金夫人最近总有要事相谈,来外面吃个饭也是正常情况,您喝点水,别生气……”

袁英说道:“娘娘,属下自幼跟着殿下,他不是那种沾花惹草之人……”

“……”秦晚拿起桌上盘里的一块黄米糕,啊呜一口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使劲嚼着,又喝了一大口水咽了下去。

然后梗着脖子道:“我为什么要生气。他喜欢谁就带谁吃饭,跟我有什么关系。还好他不是跟踪我来的,不然我绝对要好好跟他理论理论。”

流萤一听,赶紧又给她的空杯添满茶:“是是是,娘娘说的是。”

秦晚转头对鹿陵道:“鹿公子,我们吃我们的。”

鹿陵眯着眼看着秦晚,嘴边轻轻勾笑,淡淡说了句:“好。”

秦晚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不佳起来,她觉得可能是大白天刨坟有些晦气,或者是有些阴霾的天气让人不适,更有可能是莲升楼的饭菜确实不符合她的口味。要说这顿饭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看着鹿陵的神仙颜值下饭。

单单靠看鹿陵的脸,她干掉了三碗米饭,效果还是很不错。她想,人终归还是得和好看的人一起吃饭,这样可以引发良好的食欲,而不是和某些人在一起只能吃气。

鹿陵不吃荤菜,流萤和袁英一个练舞一个习武,两人都不敢多吃,唯有秦晚大口大口干饭,毫不顾及本来就没有的大家闺秀后宫娘娘的个人形象。但即使如此,待所有人都放下筷子时,桌上的菜肴还剩下四分之三没有吃掉。

秦晚派流萤找店小二打包饭菜带走,秦晚则下楼去将马车开到酒楼门口。

此时桌前仅剩鹿陵和秦晚二人。

“你的病好些了吗?”鹿陵轻声问道。

“不知道。”秦晚实话实说,“宁亦给我吃了金家的土灵丹,说是可以根治我这身体的旧疾。可我吃了以后并没有什么感觉。”

“可否让我诊一下脉看看?”鹿陵语气真挚恳切,完全出于医者的身份十分君子地询问道。

秦晚毫不犹豫地网上抽抽袖子,露出细白的手腕,放在鹿陵面前:“嗯,你帮我看看。”

“僭越了。”鹿陵轻抬手指,指尖搭在秦晚的手腕上,静心诊脉。

正在这时,宁亦也已用完餐,从三楼走了下来。从上往下的楼梯上,他站的位置抬眼就看到坐在角落的秦晚鹿陵二人。

宁亦目光微怔,紧接着怒意攀上眉梢,下楼梯的步子也停了下来。

金喻走到他身后,此时也注意到了秦晚,她略微有些惊讶道:“咦,那边的是秦妃娘娘?旁边那位公子是……”

宁亦冷冷地扫视鹿陵,视线停留在秦晚正在被诊脉的手腕上,脸色又暗了三分。

金喻淡淡笑道:“宁王殿下,看来秦妃娘娘在和朋友饮酒叙旧,咱们也不便打扰,还是赶紧回宫去吧。”

宁亦没有理她,迈着步子哐哐走下楼梯,到了二层他没有继续下楼,而是径直向秦晚走去。

此时鹿陵松开秦晚的手腕,像是没有感受到宁亦的杀气般,盯着秦晚的眼睛说道:“你的身体明显在好转,显然那土灵丹确实起到了作用,不过日常饮食保暖还是要多加注意,不可贪凉贪酒。”

“嗯,知道了,谢谢你。”秦晚点点头,甩了甩袖子,遮住了手腕,当着宁亦的面给鹿陵露出了一个她自认为最漂亮的笑容。

看到秦晚这个笑容,宁亦的脸色又暗了三分。

“秦晚!”宁亦怒吼,吓得整个二楼的食客全都一哆嗦。

秦晚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地猛地转过头,看到宁亦,又看到了他身后的金喻,装作吃惊的样子:“宁王殿下?好巧啊,殿下和金夫人也是来莲升楼吃晚餐的吗?”

金喻跟在宁亦后面,对着秦晚礼数周到地欠身行礼:“民女见过秦妃娘娘。今日民女同宁王殿下出宫办事,回宫路上有些饿了。殿下体恤,带我来尝尝这应阳城最著名的酒楼的菜色,没想到会这么巧碰到秦妃娘娘。”

秦晚看了眼脸色铁青的宁亦,说道:“是啊,这里的饭菜在应阳城内确实最佳。别看我自小是在应阳城长大的,今日我也是第一次来,尝起来确实不错。”

金喻微微一笑,看了看秦晚面前桌上满满的一大桌子菜,说道:“看来娘娘是颇为看重这位公子,点的都是今日掌柜推荐给王爷的特色菜。今日有缘和娘娘在这里碰面,这桌酒菜的费用就由民女支付了,算是感激前日在冷宫娘娘对民女的教诲。”

“这真是太好了,”秦晚没跟金喻客气,笑道“让你破费了,金夫人。”

金喻微微讶异秦晚的厚脸皮,但表面上淡定笑着道:“金家没什么特别的本事,唯独在金钱上富裕些,帮娘娘付一次酒菜钱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就多谢金夫人了。”

两人一人一语地说着,谁也没让谁占了便宜。

“够了。”宁亦在一旁沉着脸,冷声打断她们两人一来二去的对话,上前一步直接将秦晚一把拉到自己身边,声音冷如坚冰,“本王看你胆子越来越大,走,立即和本王回宫。”

最新小说: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