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兼听则明(1 / 1)

接下来的时间,秦晚带着苗蓬将所有的骰子收拾到袋子里,苗蓬十分配合又十分兴奋,接着秦晚抽出桌边的纸铺展整齐,开始教苗蓬阿拉伯数字。苗蓬识数能力超凡,秦晚教的毫不费力,不过半个时辰,苗蓬已经完全掌握了阿拉伯数字的使用方法,并在秦晚的指导下开始学习四则运算。

苗堇、袁英、流萤三人面面相觑。她们三人像听天书一样站在厅里看秦晚和苗蓬一个教一个学,热络的不亦乐乎,完全无视她们的而存在。

半晌,苗堇问:“你们今天留在我家吃饭吧。”

袁英和流萤点点头。

随后,袁英继续守着秦晚和苗蓬,而流萤则撸起袖子去帮苗堇包饺子。

待饺子煮好上了桌,秦晚和苗蓬还在算术。秦晚觉得自己第一次当老师当的如此成功,原来聪明的学生真的是一点就通,还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真的是太有成就感了。苗蓬这小子哪里是疯傻,明明就是个天才好不啦。

“阿蓬,别缠着秦妃娘娘了,快来吃饭。”苗堇小心地绕过一地的算术草纸,就像怕猜到“鬼画符”般战战兢兢。

苗蓬就像是没有听到苗堇的话一般,还在认真算着秦晚给他出的数学题。

秦晚闻了闻空气中香气扑鼻的饺子味道,拍了下苗蓬的背:“好啦,今天就学到这儿吧,你姐姐做好了饭,咱们先吃饭好不好。”

“好!”苗蓬立即就答应了下来。

如此快速的反应,让苗堇不禁有些嫉妒,更多的是惊讶和欣慰。

很快包括苗老爷子在内,所有人都上了桌。热气腾腾的饺子一盘盘地端上桌,苗蓬难得高兴地手舞足蹈,一个人哗啦啦就吃光了一盘子。

“苗老先生,您知不知道您这个儿子是个超级数学天才,他算术的能力简直惊为天人,绝对称得上是这个时代的高斯。”秦晚真诚地赞叹道。

估计苗士才这辈子从没有听过有人夸自己的儿子是天才,一时反应不上来:“夫人谬赞。看夫人您衣着不俗,应是这应阳城的大户人家。我们家世代生活在溧阳,老夫还不知道堇儿在应阳国都还有好友。”

苗堇刚要向她父亲介绍,却被秦晚一个眼神打断。

秦晚笑笑道:“伯父,是这样的。我之前呢曾在溧阳城小住过一段时间,便和苗姐姐相识。这不刚听说她搬来应阳城,所以就赶紧来拜访。你看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见面礼,实在是让您见笑了。”

“不用不用,”秒老先生摆手道,“堇儿这个脾气从小古怪骄傲,鲜少听说她有什么朋友。老夫看夫人聪慧过人,又心思细巧,面容和善,堇儿能交到您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福气啊。”

“哎呀,伯父您可真会夸人。”秦晚嘿嘿乐了乐。

“……”苗堇沉默地在一旁吃着饺子,看秦晚和父亲热络地聊着溧阳和应阳的风俗,也不知该不该阻止,直到父亲开始抨击北戎入侵南梁的种种恶行,苗堇发觉再不阻止就不行了。

而袁英和流萤的脸上也霎时变了颜色。

可她刚想开口,就听秦晚说:“就是,北戎残暴不仁,随意带兵入侵他国,这绝对是错误的行为。一个国家自身的发展,不应该建立在侵犯其他国家主权领土的基础上,老爷子您说对不对?”

“对对!”苗士才对秦晚的见解颇为赞赏,竖起大拇指,“夫人见解与老夫不谋而合。”

于是接下来的半盏茶时间里,苗老先生和秦晚一起痛批北戎不仁不义野心侵略,细数宁亦十大罪行,听得袁英和流萤脸色忽明忽暗,除了默默吃着饺子,大气都不敢出。

苗堇在一边脸色煞白,可是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只能听着父亲和秦晚一声比一声高地声讨宁王的过错。包括什么诸将徇名,穷兵黩武,动费万计什么什么的。

“爹,我就说这个姐姐特别聪明吧。”苗蓬高兴地吃着饺子,澄澈的眼眸里全是笑意。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

只见魏航抱着一堆文书进来,低着头走进院内,刚到厅外,抬头一看,吓得手中的文书哗啦啦啦地掉了一地。

“微臣参见秦妃娘娘……”魏航条件反射地跪倒在地,给秦晚拜了一个大礼。

秦晚这时嘴里还嚼着一口饺子,筷子上还夹着一个饺子。

而整个魏宅的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

“呵呵……魏大人,你回来了啊,快起来快起来,你媳妇包的饺子是真香啊!”

……

当然,在知道了秦晚的身份后,苗士才老爷子整个人都呆了,恨不得将刚刚说的所有宁亦的坏话全咽回肚子里去。可秦晚却不以为然,笑笑道:“哎呀,大家气氛不要这么僵硬,魏大人回来之前,我们不是很融洽的嘛。而且宁王殿下确实也有很多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平时对他也是颇有意见的。难得有人和我一起骂他,我还是蛮开心的。”

“……”魏宅里又是一阵沉默。

魏航万万也没想到秦晚会亲自出现在自己家里,还和妻子老丈人妻弟一起吃起了饺子。他额头渗着汗,心里发着虚,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回应什么。

这时,苗堇走到魏航面前,蹲在地上帮他把文书全都捡了起来放在了旁边:“既然回来的早,就一起吃饺子吧。”

她的脸色和态度都冷冷的,看到丈夫归家,并没有高兴的样子。

“嗯……”魏航紧张地坐上了桌,苗堇给他递了一双筷子。

“咳咳,”秦晚轻咳两声,“其实我这次来呢,主要是为了一件挺重要的事儿。我知道苗老先生一直在溧阳开学教书,苗堇老师呢也一直在从事教学工作。你们大概可能知道啊,溧阳金家有一位小公子被宁王殿下收作养子,暂时让我照看。我这个人水平有限,文化素质不高,所以就想请一位信得过的且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师教那孩子入门。她母亲临终前将他托付给我,我也不能不对孩子负责任,所以思来想去觉得苗堇老师最为合适。尤其你们都是溧阳人,跟那孩子说说家乡话,交流交流,能让那孩子心里熟悉舒服些。所以今日呢,我就是专门为这件事而来。”

“……”又是满堂沉默。

秦晚挠了挠头,接着道:“那孩子这么小就没了母亲,确实是怪可怜的,而且也到了启蒙的年纪,所以就请苗堇老师勉为其难接受这个宫内女夫子这个职位,俸禄我跟宁亦商量过,大概每月一百五十石,相当于宫内四品女官,如果觉得少,我还可以再加。至于苗老先生,我也会出资帮您在应阳城内开设一所私学,可以广收弟子不受限制。不知道这个条件您几位是否可以接受呢?”

苗堇皱眉道:“娘娘,您明知我反对北戎,为何还敢将小公子交于我来教育,您就不怕我也让他产生对北戎的反抗情绪吗?”

秦晚摇摇头,眼神坚毅且温柔道:“古人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我不希望昔宝那孩子只听我们这些人一家之言,脑子里只有一种思想,那就太僵化了。让他多接触不同立场的人,听所有人对同一事物不同的看法,哪怕咱们多方的观点有分歧,有争议,也是没什么不好的,让那孩子最后做出属于他自己的判断,不盲目听信他人之言,我觉得这才是教育应该发展的方向,是不是?”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娘子可能不是人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