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一夜独处(1 / 1)

秦晚捧着宁亦的脸,露出一个笑容,不假思索地回吻上他的唇,然后搂紧他的脖颈,竭尽所能地回应着他刚刚的冲动,用流水般的温柔浇熄他心中的妒火。

宁亦扶上她的后背,托住她的后脑,所有的不安终于平静下来。

一吻结束,秦晚小心地问宁亦:“宁亦,你愿不愿意听听我在江南的事……”

“好。”宁亦的眸光无限温柔,已经准备好,听完她所讲的每一件事。

秦晚以为她忘了,但是她都记得很清楚,她在江南的每一天,每一件事,她只是以为自己忘了,却记得深刻。

她讲了一整夜,小水壶里的水都被她喝完了。她讲到有趣的地方会笑,比如她总是喂鱼,所以小池里的鱼见到她就疯了般往水面上蹦;她讲到难过的时候会掉眼泪,比如元沉病得特别厉害时,她整夜都不敢合眼……

她跟宁亦讲每一件事,每一个心情,有她搅和的南梁朝堂一塌糊涂的得意,也有对元沉的亏欠和不忍心。当然她也讲元沉对她的好,还有她的绝情。

她什么都讲了出来,讲到元沉死的时候就又哭得稀里哗啦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当然她也讲自己见到宁亦时候有多开心,就像紫霞仙子看到至尊宝穿着金甲圣衣踩着七彩祥云来接她一般。

她讲她为什么回来一直有些难过,她害怕表现出来难过导致宁亦胡思乱想。但显然她掩饰的不够成功,所以宁亦还是胡思乱想了。

她讲了那么多,宁亦就一直全神贯注地听着。会因为她的笑而跟着笑,也会在她哭的时候抱抱拍拍她,还会偶尔轻轻吻她的脸颊,向她证明他的喜欢和思念。

就这样,他们一直聊到了太阳东升,储年殿里的蜡烛都燃尽了,秦晚还不停地再说着。

“啊,天都亮了……”秦晚看着窗外的逐渐明亮的天色,伸了个懒腰,“你竟然没有被讲睡着了。”

宁亦将她拉在自己怀里:“怎么会,我喜欢听你讲。”

“好了,我已经我在江南发生的所有事都跟你说完了,该你跟我讲讲你听完后的感想了。”秦晚说道。

宁亦宠溺吻了吻她的额顶:“我感觉我真的是很幸运。”

“还有呢?”秦晚问。

宁亦又想了想,抱着她的胳膊紧了紧:“别再离开我身边,我不想再让你经历一丝风雨,也再也不想看到你流泪。”

秦晚回抱着宁亦,自江南归来后压抑了许久的心情,终于如此时喷薄而出的朝阳一般获得了新生。

“晚儿,等梁国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完,我想带你回寒城。”宁亦轻声说道,“我想带你去看看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见见我的朋友和亲人。”

秦晚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宁王殿下是孤家寡人,没什么亲戚朋友呢。”

宁亦挠了挠她的腰,痒得她哈哈大笑。

“去了你就知道我有多少朋友了。”宁亦捏上她的下巴,又低头吻了她的嘴唇。仿佛那凉凉薄薄的红唇像是五月成熟的樱桃,带着甜蜜的芬香让人留连忘返。

之后,整个应阳宫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宁王殿下和秦妃娘娘在储年殿里独处了一整夜,而且两位主子从储年殿里出来后,又搬到庆云殿里昏睡了一整天。

各级官员在庆云殿外都等疯了,直到太阳西沉也没见宁王殿下出来。

小白化作人型让官员们都散了别等了。

他的原话是宁王殿下和秦妃娘娘小别胜新婚,别打扰了他们的雅兴。

官员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各回各家。

实际上,秦晚只是连续说了一晚上的话太累太困,和宁亦回庆云殿吃早饭后直接靠着椅子就睡着了。

宁亦将她抱上床,也陪着她一直睡了一整天。

他们打开心结,两个人都睡的格外香甜,等宁亦醒来的时候,秦晚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胳膊也抱在他胸口,一点防备都没有。

看她睡得流着口水打着小呼,宁亦苦笑着给她盖好被子。

他本想起来去处理堆积如山的公务,可回头看向秦晚,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面对着她又躺好,像是永远也看不烦般看着她的样子。

说实话,他心底有一丝庆幸。

梁帝元沉没有对秦晚做出任何卑鄙之事。

他不是没有纠结,在看到楚馆寄来的奏报时,他已经预想过秦晚面对的所有处境。她一名女子在那样的环境下能够自保就已经非常难得,他还能要求她什么呢。每每想到此事,他心里是自责和心疼,他痛恨自己没有直接将她绑回应阳,哪怕要和南梁二十万大军死磕,他也不该让她返回梁帝身边。

当他发现秦晚会为梁帝的死郁郁寡欢甚至默默流泪时,他才知道妒忌真的是这个世界最毒辣的毒药。一个活人是很难跟死人一争高下的,他害怕自己虽然在战争上赢了梁帝,却在感情上输得彻底。

还好,他还是赢了。

原来赢得一个女子的心,比赢了天下更让人庆幸,更让人欣喜若狂。

这样想着,宁亦轻抚上她的脸颊,软软的透着红光,看着就让人欢喜。

秦晚感到宁亦的触碰,又向他的方向挤了挤,把整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

宁亦稍稍犹豫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晚儿,你贴得太紧了……”

秦晚也不睁眼,带着笑问道:“你能怎么办……我就要贴贴……”

宁亦无奈地勾起嘴角,手轻轻抬起来放在她的衣领下,停了停,又收回手把薄毯子给她盖好。

秦晚撅起了嘴,睁开眼睛瞪着宁亦:“宁王殿下,我都这么开放地贴着你了,你再坐怀不乱,我都开始怀疑我的女性魅力是不是负值了。勾引你一次不成功,两次还不成功的话,作为一名正常的女性,我是真的觉得有点耻辱。”

宁亦笑着坐起了身,笑着对秦晚道:“等我们回到寒城,本王去请一道陛下的圣旨,正式为你我二人赐婚。到时候本王还要为晚儿你准备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将你风风光光地娶回王府,做本王最尊贵的王妃。到时候,本王会给你一个让你终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秦晚抱着胳膊又气又无奈:“宁王殿下,你这该死的仪式感,真的是让我……唉……”

最新小说: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