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石头落下】(1 / 1)

“你觉得《学子书店》这个名字怎么样”

陈洋分析了半天,最后还是把自己心中所能想到的最合适书店名给说了出来。

然后抬头看向了蒋亦白,发现后者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喂,回家吃饭了”拿起a4纸在蒋亦白面前晃了晃,后者才清醒过来。

一瞬间也不好意思,眼神有些躲闪的询问陈洋刚才说了什么。

“学子书店?”

蒋亦白右手托住下巴,小声重复着这四个字。

给她的第一反应是《学子书店》这个名字很平淡无奇。

可再仔细咀嚼,又发现平淡无奇中夹杂着一些简单、明了。

然后回想一下她开设书店的初衷,儿时的梦想、长期发展的事业、以学生为主要消费对象,这些综合起来,好像又挺符合的。

“那就听你的,就叫这个名字了”蒋亦白接过陈洋手中的笔,在之前那四个名字下面一笔一划很方正的写下了《学子书店》这四个字。

“营业执照注册这一块儿,我就托付给你了,经营地址大方向就在五中附近,我一会儿再过去看看,彻底定下来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蒋亦白将她刚从包里找出来的那些资料叠合到一块儿,全部推到了陈洋面前。

这个时候陈洋才通过身份证复印件发现蒋亦白也是静安区人,而且还是绝对的土著,坐地户。

像陈洋这样的,虽然在城里住了很多年,可他户籍至今还在农村。

通俗点说,蒋亦白是城里人,他是农村人。

“咱俩好像同岁,如果身份证上面的信息没问题, 那我只比你大两个月”

陈洋多看了几眼蒋亦白的身份证,笑着说道。

他的出生日期是1986年8月1日, 蒋亦白身份证上面的出生日期是1986年10月1日, 正好相差两个月。

“同什么同, 今天老历都八月初十了,按理来说, 你已经24岁了才对”

女人是一种对年龄极度敏感的生物,这和老少、丑俊都无关。

蒋亦白扑棱着她的大眼睛,笑嘻嘻的辩解, 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有着这样的能力。

反倒是让陈洋没了声音,心里忍不住腹诽“小丫头片子,真要是掰开了论,我当你爸爸都没有问题”

半个小时后。

在公司楼底不远处的建设银行门口和蒋亦白分开, 陈洋揣着一万块钱只想赶紧回到家里。

实际上是一万零五百,蒋亦白给他借了七千,原本贾思宏答应凑三千,没想到刚才拿来了三千五。

陈洋估计贾思宏这是把自己身上能动用的钱基本上都动用了, 这还让他挺感动的。

关键时刻能借你钱的人, 是不是一生朋友不好说,但绝对得记住人家的好。

他决定, 以后有机会肯定要拉贾思宏一把, 这也是后者应得的。

陈洋回到家时, 父亲都快等不住了,正收拾着准备一个人去金店。

陈德仁也没打算催陈洋, 知道后者在忙事业, 轻易不愿意打扰。

拿着自己当初结婚时送给梁玉梅的金戒指去售卖,对陈德仁来说, 他其实也不太想当着儿子的面。

今天这个举动一旦落实了,那这辈子就会在他心里永远落下一个愧疚,一直挥之不去。

即使他们家有朝一日真的能改变现状, 也让他有机会再给老伴买一枚更重更贵的金戒指回去, 可那个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很多年轻人顿不顿就会说他们这一代人没有爱情,全部都是封建悲情婚姻的结晶。

可在陈德仁或者说更多的同代人看来, 能相濡以沫的过一辈子, 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爱情了。

“爸, 咱们不用去金店了”

陈洋喝了几口水, 就将揣在裤兜里的一万块钱拿了出来,然后放到父亲面前。

这一幕惊住了父亲,也让母亲赶紧凑了过来。

他们显然是没想到陈洋一下子能拿出这么多钱,真的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这些钱是哪来的,你该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父亲没有着急接钱,而是紧皱眉头,很严肃的询问。

要是1千块钱,陈洋这样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他也就信了。

可现在是1万块钱,是他陈德仁辛苦三个多月的工资, 绝对不是小数。

他真的想不到陈洋从哪一下能找到这么多钱。

除非这笔钱来路不正。

再联想一下陈洋如今正给人当会计,而且还不是一个公司的会计。

陈德仁瞬间慌了,他以为陈洋是把哪个老板的钱给偷偷挪用了。

这是不对的。

他陈德仁光明磊落一辈子, 没钱就没钱, 绝不能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他的儿子那就更不能干了。

“我说老陈同志,你不去写小说都可惜了, 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呢,就放心吧,这些钱是我向几个老板预支的工资,一共预支了7000,另外3500是贾思宏借我的,这你知道”

陈洋解释。

他倒没有说7000块钱是问蒋亦白借的。

主要是不想惹麻烦事。

以父母的视角和世界观,他们是不太能理解蒋亦白给陈洋借钱这种行为的。

到时候免不了会胡乱猜测,更会胡乱询问。

甚至可能会发出灵魂拷问:姓蒋的那姑娘是不是喜欢咱儿子?

陈洋就怕说不清道不明。

索性就不说实话了。

反正说自己在几个老板那里想办法预支的工资,这个理由也很充分。

“那就好,一定要谢谢人家老板,你也要把工作给人做好,咱不能白拿人的钱”

父亲终于舒展了眉头,稳稳的将1万块钱接了过去。

这两天压在心底的石头终于可以取出来了。

“赶紧做饭, 吃饺子,吃完我就去干活”

父亲精气神的转变让陈洋很高兴, 把前世都算上,这可能是他作为儿子第一次切实的感受到为父亲、为这个家真正意义上分担了一些压力的“骄傲”。

看到母亲也很高兴的将那枚金戒指重新从父亲手中拿过来, 陈洋心里就更高兴了。

说实话, 今天这件事他真的要感谢蒋亦白。

如果不是蒋亦白,那这个家此刻绝对不会如此其乐融融。

所以为了对蒋亦白表示感谢,陈洋一边去门口的蔬菜门市买肉,一边打开qq点进去把蒋亦白农场的菜偷了一个遍…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