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班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修道十年,出门已是到了强秦 > 第七十三章 秦兄,你怎么看?(求订阅)

第七十三章 秦兄,你怎么看?(求订阅)(1 / 1)

大堂内。

隶妾在经过详细检查后。

也是下了结论。

“孕妇‘前旁’有干涸的血迹,现在还在出血,并非‘朔事’,她确实是流产了。”

令史启精简了一下话语。

自此。

这位孕妇的流产被正式确认下来。

抱头痛哭了一阵之后,这名孕妇抱着死婴,直接去了另处大堂,她要告官, 她要让这名杀人犯付出代价。

见到这个场景,秦落衡也不胜唏嘘。

原本只是两女的口角之争,不知怎的演变成了互相撕扯,甚至还互相间大打出手,结果一个流产,一个被判刑。

两人之间没有赢家。

在孕妇流产鉴定结束之后, 大堂再也没有其他人前来,令史启也收拾起医箧,结束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令史昌说了声下课。

就让秦落衡他们自行离开了。

走出大堂。

阆谨慎的看了下四周。

低声道:

“我们要不去其他大堂看看?”

“好不容易来趟狱衙, 怎么也要多呆一会,要是能看到其他狱吏办案,没准还能学到不少东西。”

“这可都是宝贵的经验。”

奋白了一眼道:

“你一天怎么尽想这些呢?”

“今天写了一下午的爰书还不够啊?”

“再说了。”

“大晚上的,哪还有审案的?”

阆得意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商君老人家曾说过:无宿治,则邪官不及为私利于民,而百官之情不相稽。”

“官府里的公务是不能拖过夜的。”

“我们呆的鉴定大堂,往往是最先休息的,因为那里只负责鉴定不负责审案,他们鉴定完,那些狱吏可是还要回去接着审,毕竟,我们大秦讲的就是‘无宿治’。”

“而且......”

阆看了下四周,压低声音道:

“我前面一直在听隔壁的动静,我们下课的时候,那边其实还有动静, 应该是案子没审完。”

“要不我们过去看几眼?”

“就算被里面的人发现了, 大不了就说天黑走错道了, 我们又没有影响断案,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怎么样?”

奋面露犹豫之色。

他看向秦落衡道:“秦兄,你认为呢?”

秦落衡略作沉思,他看了看阆,又看了看奋,点了点头。

他其实也很好奇秦朝的审案流程。

意见统一。

三人径直走向了隔壁大堂。

隔壁大堂内,狱曹狎正告知狱吏郑安,他被撤换一事。

狱曹狎面色冰冷。

冷声道:

“郑安,整整一天时间,你经手的这起盗窃伤人案,没有任何的进展,封诊式和爰书上的调查也全无结果,这就是你对这起案件做的努力?”

“狱衙内没那么多规矩。”

“但也并非没有,你既然破不了案,那就换个能破案的,你也莫说我冷酷无情,这是我跟华狱掾一起下的决定。”

“你被撤换了!”

狱吏郑安睁大着眼,满眼惊疑和不解。

他疑惑道:

“狱曹你可是在说笑?”

“这案子才一天?这么短时间,你让我怎么破?”

“而且我不是已经写了封诊式和爰书了吗?上面哪一样有问题?这个案件的问题不是出在我这,是那个受害者不配合,我问了她那么多,她就是不肯说实话。”

“我有什么办法?!”

“何况这案子是我争取下来的,岂能白白的交给其他人,狱曹你这就把我撤换了,这不合道理。”

听到郑安在这强词夺理,狱曹狎也面露愠色。

当即怒喝道:

“道理?”

“什么是道理?”

“狱衙是讲道理的地方?”

“这是狱衙!”

“只讲律法,只讲证据!”

“而且你郑安有什么道理,有什么道理可讲?无能吗?有的案件的确一天破不了,但像你这种毫无头绪的,我在狱衙呆了几十年,你是第一个。”

“身为狱吏破案就是你的唯一道理。”

“破不了案,就是无能!”

“你不是第一天来狱衙了,也跟着不少狱吏学习过,但那个狱吏如你这般,面对案件跟个无头苍蝇一样?”

“你说你写了封诊式和爰书。”

“但封诊式、爰书上写的什么你还记得吗?”

“你问那受害者,被打劫时,为什么不回头看一下?还问她从集市回去后,路上见到了那些人,还要她一一说出细节,你不觉得你问的这些问题很可笑吗?”

“她若见到打劫者的面貌,还需要你来断案?”

“她已身受重伤,身上还插着一柄笄(ji)刀,流血不止,人都奄奄一息了,怎么可能记得住路上的行人?而且那个盗贼会蠢到拎着上千钱的秦半两在路上溜达?”

“你记的这些哪个对破案有用?”

“你今天去了案发现场不止五次,你在那边找了这么久,可曾找到一样证物?你这封诊式上唯一登记的证物,还是那柄插在受害者身上的笄刀。”

“就你这能力,如何能破案?”

郑安的脸色很难看。

反驳道:

“狱曹,你言语过重了。”

“现场找不到证物,这与我何关啊?”

“那分明是贼人奸诈狡猾,滴水不漏,没有露出太多破绽,我已经很尽心的去找了,但确实是找不到,我也没办法啊,若是有其他物证,我早就把这贼人绳之以法了。”

“这案件我之所以进展缓慢,不就是因为缺少物证这些吗,而且这受害者也不配合,不然我怎么可能破不了?”

“狱曹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把这案子破了。”

“你可以向你保证。”

“不用了。”狱曹冷哼一声,满眼厌恶道:“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而是来正式通知你的。”

“这个案件与你无关了!”

“我跟华狱掾会安排合适的人接任。”

郑安脸色一滞。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真被撤换了?

郑安道:

“狱曹,你莫要说笑。”

“这案件从一开始就是我接手的,没人比我更了解这个案件,若是这个案件有人能破,那只可能是我破的。”

“我就是最合适这个案件的狱吏!”

“不,你不是。”狱曹狎当场就否定了。

“那谁是?”郑安问道。

就在这时。

大堂外,传来了一道回应。

“我!!!”

最新小说: 天价萌妻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望眼欲穿 我自地狱来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 岂言不相思 重生之心动 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