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狩猎(1 / 1)

第一次送信就这样失败了

当六个人把衣服烤干,胡志军排长在那边开起骨干会。

王珂是唯一被允许列席参加的兵。

没有飞鸽传书,也没有电话,现在指挥排与连队、与团部、与农场后勤全部断了联系。没有粮食、没有蔬菜、没有油盐、没有副食品、没有煤油、马上连烧的煤也没了,取暖怎么办?

“没有烧的,我们可以拆那边的门窗门框,没有吃的就难了,我们每天吃一顿吧,这样还能坚持一周。”电话班长倡议。

“我看,吃粥吧,那边仓库的地面上还有一些稻粒,是不是也可以弄回来?”无线班长黄忠河说。

“我们遇到了与当年红军一样的问题,断炊断粮!我在想,送给养的车进不来,与我们这里断了消息。连首长、团首长、师首长肯定比我们还着急。大家想想办法,看眼前的雪,我们至少还需要坚持20天。”胡志军排长站起来,走到窗前,向着外边说。“今年是百年不遇的极端天气,还是我们准备不足啊。”

胡志军排长转过身来,向着王珂说:“王珂,你小子鬼点子多。你说几句。”

王珂有些腼腆,他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骨干会。看了看几位班长,他说:“我认为吃的问题不难解决,我们指挥排以前不是参加过野战生存训练吗?不都是经历过严酷生存环境考验……”

“王珂说重点。”岳阳班长打断他的话,本来如果没有这场雪,他就该回连队过年。然后年后,就可以光荣退伍离队了。现在不仅要在这里过年,还差点把命丢了,和平年代啊,这是什么事!

“我先说粮食吧,无线班长说得对,仓库地面上有一些稻粒,但地面以下有不少老鼠洞,洞里存的粮食和老鼠肉都是可以吃的;还有雪天里躲到我们仓库的鸟;还有机耕站后面池塘里的马粪下面那么多的鱼……”

“王珂,你等等,你前面说的还挺靠谱,后面就纯属胡说八道。我问你仓库里的鸟怎么逮?机耕站后面哪有池塘,哪有什么马粪?就算有,天寒地冻又怎么挖?”岳阳班长再一次打断王珂的话,他越来越看不上这个被领导青睐的新兵蛋子。

胡志军排长、无线班长黄忠河、电话班长都对王珂投来关注的目光,尤其是电话班长,通过这次雪地救险,零距离地接触了王珂,感受到他的智慧和毅力。

此时王珂笑笑,完全没有在意岳阳班长对他的敌意,他胸有成竹地说:“班长,那我们明天中午就吃一顿红烧麻雀吧。”

“行,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岳阳班长不服气地说。

“其实,班长,我也是跟当年你们岳家军学的,不信,明天看结果。”王珂不服气。

电话班长和无线班长黄忠和是绝对相信王珂的,一看此情此景,立刻叫道:“打赌,打赌。如果明天中午吃到,你老岳别吃,还要刷碗。”

“那我们要是吃不到呢?王珂你怎么办?你就到那个枯井里蹲一夜。”岳阳班长对掉落那口枯井还是耿耿于怀,这成了他的一个笑柄。

“好了,大家别扯了。王珂明天你抓麻雀有把握吗?如果不好抓,挖老鼠洞倒是一个办法。”胡志军排长出来打圆场。

“报告排长,没有问题。明天我保证上交800只麻雀。”

“多少?800只,你少吹牛吧。”岳阳班长两眼一瞪,电话班长和无线班长黄忠河也被王珂夸下的海口,吓了一跳。

第二天,雪停了,太阳竟然难得的出来了,虽然它努力地照耀着,但是空气还是干冷干冷的。王珂一看特别开心。他把无线班的四个兵、电话班的四个兵和本班的三个新兵,全部召集到一起,开起了短会。

“看到对面的仓库没有?大家先把锣鼓家伙送进去,放在地上,把烂窗户修好封死,把好窗户留下五六个。半小时后,你们弯腰从外面窗根下迂回过去,等我一声号令,你们全部把窗户关上。我们几个使劲在里面跑,冲进去负责关门,然后我们就在里面敲锣打鼓,听好了,不到最后不准停下来。”

十一个兵点点头,这关系到肚皮问题。

下雪,鸟也没有吃的,难得这仓库还有一些零散的稻谷。几个兵先把里面那些窗户都修补了一遍,有几片掉了玻璃的干脆就用黑板堵上,窗户外墙根也铲出一条便于迂回的路。收拾停当,几个人远远地离开了空空如也的仓库,这样的仓库,场部还有几个。

而今天准备拿来“开刀”的仓库,是最大的,也是小鸟比较容易进出的仓库。

大家分头行动,准备关窗的兵潜伏在两侧的山墙下。剩余的六七人潜伏在离仓库最近的屋内,准备等会儿冲进去关门。

很快,有三三两两的麻雀飞过来,越来越多的麻雀飞到了仓库里。因为外面的雪地里、房檐上、电线杆上都有厚厚的一层雪,飞的精疲力竭的麻雀无处落脚。一分钟后,整个仓库的地面上几乎都是密密麻麻的麻雀。站在远处的王珂,向两侧山墙的战士挥了挥手。他们分成两路悄悄地沿着窗户下的墙根,到了后山墙,窗户底下,只听王珂“嘟……”吹响了哨子,后面的窗户同时关上,而这边两个进出的四扇大门,六七个兵一拥而入,带上了大门。

霎时间,仓库里的麻雀“轰”一声冲天而起,在仓库里四散奔逃。但门窗全部紧闭,只听得仓库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麻雀撞在玻璃上、门上、墙上、屋顶上。

王珂拎起一面锣“当当当”敲起来,顿时仓库里锣鼓齐鸣,除了两个看门的战士,其他的人,一边敲着锣鼓,一边在仓库里四处乱跑。而负责关窗户的兵,就站在窗户边,手舞足蹈,对着屋里飞来的麻雀喊叫着。

这才叫关门捕雀!上千只麻雀在屋里头拼命地逃窜,却无处逃生。五分钟过去,有麻雀累得筋疲力尽,“啪啦”掉落在地上,十分钟过去,一直飞个不停的麻雀纷纷如下雨般的落下,绝大多数的麻雀都活活的被累死、吓死了。即使没有被累死的,也是在地上扑腾着,再也没有飞起来的力气了。

王珂等人转手扔掉手中的锣鼓,拿起放在门后的面口袋,开始捡拾麻雀。

捡了有多少呢?反正扛到电话班的就有满满的六口袋。

最后,有没有一千只,也没有人去数了。

胡志军排长和电话班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这六袋麻雀少说也有二百斤,吃上三四顿没有问题。如果用这个方法逮下去,根本无须再去捉老鼠、挖老鼠洞了。

岳阳班长找到王珂,“算了,我就不批评你了。我的锣鼓是搞文艺演出的,你们拿来吓唬麻雀,真是糟蹋艺术啊,不尊重生命啊。”

“班长,当年岳家军有一句口号,叫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他们就是在弹尽粮绝的时候,利用野战生存训练,自己找吃的。这麻雀的营养可是高蛋白,补肾的。”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

第三天,电话班长主动找到王珂,“上次你说哪个地方有鱼?白洋淀肯定不能去,有鱼我们也没法抓。”

王珂抬起头看看天,“班长,鱼是有,但需要出些力气,不知道我们仓库里面三齿耙子有没有?”

“有啊,啥工具都有,我们几个下午去抓鱼。”

岳阳班长手里拿着一只麻雀,边啃边走过来。一听电话班长几个人想去抓鱼,便插话:“王珂,这冰天雪地里抓麻雀我信了,可抓鱼不是吹牛吧?”

“一块去,一块去。”电话班长朝无线班长黄忠河挤挤眼,现在全排,包括胡志军排长,都对王珂佩服得五体投地。

下午,趁着没有再下雪的好天气,全排除了胡志军排长和值班的,大家扛着铁锹,三齿耙,向农场的机耕站出发。到了那个地方,连电话班长都有一些泄气,到处都是冰天雪地,哪来的鱼塘啊?

仿佛看出大家的疑虑,王珂说:“班长,你们看到这屋后的雪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吗?”

岳阳班长说:“我没看出什么不一样,完全都一样。”

电话班长和无线班长黄忠河都点点头。

“不对,你们没有发现这个地方的雪化了吗?这个地方的雪,比起其他地方的雪都要少一些。这是因为下面的马粪在发酵,热量向上跑。”王珂说完,拿起铁锹就开始铲开雪,向下挖起来。

果然雪下面的地是软的,而不像其他的地方,下面全是冻土。

电话班长还是很有经验,他把上面的土向两边铲,很快下面的马粪露了出来。很煊软,三齿耙加上铁锹,很快地就向下挖了有两尺深。

“鱼在哪里?”岳阳班长开始还很兴奋,但挖下去两尺深,下面还是马粪,他就有一些沉不住气了。

“再挖,把马粪翻上去。”电话班长大叫。

很快,又向下挖了有几尺,电话班长突然大叫,“有了!”他伸手从下面的马粪里抠出一个脸盆大小的东西,“乖乖,是甲鱼。”甲鱼扔上来,背壳如同青草一般,肚皮雪白。在雪地里四脚乱抓。这只甲鱼足有五斤重,下面的马粪开始仅仅有一些潮湿,个别地方有些渗水。

“下面就是池塘的底部,我们顺着往前推,把马粪向后翻。”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王珂再说话,电话班长已经开始指挥起来。

很快,泥鳅黄鳝都随着马粪被抛上来。那些战士拿着水桶在后面捡。一条条黄鳝和泥鳅都比手指头还粗。最大的一条黄鳝和岳阳班长的手腕差不多粗细。不到一个小时,一口行军锅装的满满的。

“行了,把这先填上,这是我们的副食品仓库,今天就搞这么多,吃完我们再来。”电话班长跳上来,先给了王珂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走过去,揭开行军锅盖,里面有七八只甲鱼,个个都有五六斤重,而水桶则是满满的泥鳅和黄鳝。

“可惜了,就是没有酒。”岳阳班长此时也不得不服气。

最新小说: 刘玥甄六兮寅肃_ 与君AA 永恒武道 望门庶女(全本) 慕安安宗政御 凤九儿战倾城 宋倾城郁庭川 至尊仙道 名门嫡姝 战神狼王于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