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一错再错(1 / 1)

南梁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应阳城。

宁亦看着手中密报,眉头紧锁。

“娘娘在南梁如何?”白子仙好奇地问道。

宁亦将密报递给白子仙:“她做了很多,挑拨离间南梁主战主和两派,让元沉下令将南梁主战派之守的田之信远调南海,把朝中重要位置有经验的老人撤掉,换成年轻气盛的文官,并在咱们的楚馆内组织南梁朝廷官员的小型集会……”

白子仙一行接一行仔仔细细看完密信,惊讶地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娘娘她……是怎么做到这些的?这才短短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她几乎让南梁朝堂换了一遍血。”

说完这句话,白子仙瞬间后悔,他单手掩口,小心翼翼地望向宁亦暗得不能再暗的脸。

宁亦手中还有一份来自玉衡楚馆的密报,里面写着梁帝元沉对秦晚几乎偏执的宠爱。当看到信中说元沉昼夜不离秦晚所住的风华殿时,宁亦几乎要周身气血逆流,再次杀入玉衡的想法如同诅咒般不断在他脑海中点起熊熊大火。

他将密报攥紧,攥碎,里面每一个字都像刺一般扎在他的心上。

即使将元沉千刀万剐,也不足浇灭他心头的“夺妻之恨”。

“殿下,娘娘在南梁布下的局,可以给我们充分的时间做南攻的计划,我甚至以为,就凭南梁现在这般局面,不用咱们出手,说不定很快就会因弊政而自己崩溃。”

宁亦道:“南梁弊政早已不是一日两日,晚儿找到了南梁的症结所在,进一步催化它,就像利用毒素催化一个潜在的疾病,让它愈加严重,药石无灵,病入膏肓。这也正是她执意留在南梁的原因。”

白子仙啧啧赞叹:“殿下,娘娘心中始终对南梁有着国仇家恨。”

宁亦摇摇头:“不,她其实并不在乎沛国和秦不平,她只是为了我。”

“……”白子仙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闭嘴立于一边。

“鹿子义那边怎么样了?”宁亦问道。

“水师已整编完毕,因为娘娘被俘,沛人加入水师的情绪高涨,并且他们大部分人自幼临水而居,水性极佳,有他们的加入,再加上鹿子义地训练,水师的作战能力在不断增加。”

“船准备的如何了?”

“溧阳金家在溧水上修建的战船不日即可完工。”

“白子仙,传本王的指令,所有战争准备速度加快,”宁亦厉声道,“同时,所有的作战计划必须和玉衡楚馆那边进行衔接,安排所有南梁行宫内的眼线,无论何时第一时间确保晚儿的安全。”

“是,属下明白。”白子仙领命道。

……

南梁,玉衡。

姒知行叫住了正准备出门的姒齐。

“齐儿,我南梁将有巨变,你最近锋芒太盛,一定要即刻收敛,听到没有?”

姒齐翻着白眼道:“爹爹是看不得自己最没用的女儿现在前程似锦了是吧?”

姒知行摇头说:“齐儿,你有没有想过,襄贵妃为什么让你去做那些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娘娘想要的当然是权力啊,”姒齐自信地说道,“或许还有皇后的位置。”

姒知行摆手叹气道:“如果她真的想要权力和地位,就会急于为陛下生一个男嗣。可据我所知,你妹妹和杜家、章家两位美人夜夜侍寝,而贵妃娘娘却独善其身,这根本就不像是想要成为皇后的人的做派。”

“爹,你怎么也开始关心后宫龙床上的那些事儿了?好了,你別瞎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说罢,姒齐便离开了太史令府。

姒家的马车走在玉衡的街道上,忽然猛地一声马鸣,车子骤然刹车,姒齐吓了一跳,掀开车帘,没想到挡住马车的人竟然是田辰。

少年将军银甲玉冠,眉目间带着英气与怒意。

“姒齐!你若是因退婚而报复,就冲着我一个人来!”田辰当街大声喊道,完全不过周围百姓地注目。

姒齐从车厢中走出,冷静地看向田辰:“报复?田少将军,你也太自负了吧?我姒齐不仅不怨你退婚,反而还要感谢你不娶之恩。若非如此,我只能做你府上不受待见的夫人,永远也不会有今日在朝的地位。”

“姒齐!那襄贵妃魅惑陛下,祸乱朝纲,而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为虎作伥!”田辰义正言辞,毫无惧色地说道。

“大胆田辰,敢对贵妃娘娘不敬!信不信你再说一句,我就命人将你逮捕羁押,关入刑部大牢!”姒齐高声制止道。

“好大的官威,姒大人今时不同往日,在下都忘了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正二品尚宫,襄贵妃身边最红的女官。整个朝堂一半的男人都对你耳提面命马首是瞻,你怎么会听我的一句劝。”田辰冷哼道。

“田少将军,你这是后悔退婚了吗?”姒齐笑着问道。

田辰呵呵大笑:“后悔?像你这样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子,本将军才是该庆幸退婚这个决定做的十分正确。”

此话一出,姒齐咬着槽牙,瞪着田辰,衣袖中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

“你说什么?!”姒齐怒道。

田辰冷笑:“就算你一路青云之上又如何,还不是用你的容貌和身体在朝堂上获得的。你仔细想想,为什么襄贵妃要利用你去为她得到朝堂官员的支持,就是因为你不守妇道,不尊女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姒齐,我劝你悬崖勒马,不要再一错再错,最后毁掉的是你自己!”

“田辰!”姒齐尖利的声音高声怒道,“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我姒齐选择怎样的路,做怎样的事都与你无关!”

“姒齐!你不要在执迷不悟!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田辰还要再拦,却看到姒齐竟红了眼圈。

“田辰,我们走着瞧,我绝对会让你为今天说的话付出代价!”姒齐浑身颤抖着,咬碎银牙般说道。因为愤怒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死死忍着没有流下来。

“姒齐……”

“车夫起驾!径直走!他若敢挡,直接撞死!”姒齐大声命令道,随后转身进入车厢。

田辰看姒齐的马车径直冲来,他不得不让到街道一侧,愤怒地看向马车离去的方向。

车厢内,马车摇晃,姒齐脸上一滴眼泪,啪地落在了前襟之上。

……

最新小说: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娘子可能不是人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