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梅雨山寺(1 / 1)

江南梅雨季节到了,秦晚慵懒地坐在廊边,靠着柱子看天上淅淅沥沥的雨。雨打在芭蕉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烈馐走过来禀报:“娘娘,陈太医刚刚为陛下诊脉,说陛下的咳症严重了,需要按时服药。可药有些苦,陛下直接把碗摔了,方公公传话来说请娘娘过去帮忙劝劝。”

秦晚眼底滑过一丝无奈,点了点头,从廊边站起身,将袖子甩在身后,向殿内走去。

田昭容的事出了后,元沉就病了,时常咳嗽,偶尔胸痛气闷。

陈太医说是换季着了风寒,可吃了几服药都不见好。

秦晚命姒齐私下去问问她的大姐,让她大姐从大姐夫口中问清楚元沉到底怎么了。得到的消息是元沉心有郁结,不可自消,使得积气于肺,肺气不宣,再加上多年纵欲过度酗酒成性,这咳症便始终好不了了。

秦晚来到殿内,看到宫女们正跪在地上擦着洒了一地的药。

元沉轻咳的声音在殿内格外的响,梅雨天气,又热又湿,他敞着前襟,眉头锁着,应是忍耐着病症,凤目没有精神地看着窗外的雨,脸上没有表情。

秦晚让方庆再送一碗药来。

方庆带着宫女们退下,房间里只剩下她和元沉两人。

元沉缓缓转过脸,忧郁地把手伸向秦晚。

秦晚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被他轻拽着坐到他身旁。

“晚晚,朕病了……”他说。

“病了,就吃药。”秦晚的声音凉凉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晚晚,看来朕会先到黄泉去了,如果朕在那里等你,不论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朕都在那里等着你,你愿意吗?”元沉问道。

秦晚蹙眉:“不过是小小的咳症,你乱说什么。定是这雨下得太多了,才让你心情不好,等天晴了,你的病就好了。”

秦晚的话还没说完,一阵风过,雨又大了些,芭蕉翠绿,长竹倚倚,院里青石板上的水渍汇成了小溪,向莲池流去。

方庆送来了新的药,秦晚端过药碗,放在嘴边吃凉,送到元沉嘴边。

元沉乖乖地喝了下去,没有任何拒绝,像个听话的小孩,期待着秦晚的表扬。

“真好,都喝了。”秦晚给他递上甜茶,让他漱口盖过苦味。

“不了,晚晚喂的药,不觉得苦。”元沉笑道。

“……”秦晚深吸一口气,挥挥手让方庆退了下去。

元沉又看向窗外的云和雨:“早上东南来报,田之信在剿灭倭寇时被敌军刺穿胸膛,坠海身亡了……”

“哦,”秦晚已经从姒齐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她没有惊讶,只是淡淡说道,“田将军为国捐躯,应当嘉奖。”

“朕已经封方庆为监军,跟着姒齐的三姐夫刘木舸去接过田之信的兵权。”元沉道。

秦晚微微不安:“刘木舸并非兵家出身,让他去接手田之信的部队……怕是那些底下的武将会不服。”

“无妨,”元沉道,“方庆跟着,他们不敢怎么样。”

“为什么……”秦晚低声呢喃,眉头也蹙在了一起。按理说田之信死了,元沉应当提拔一名军旅出身的武将接手他的军队。姒齐建议是倒戈向他们主和派的牛成文,表面上这个牛成文是田之信的人,但在姒齐的糖衣炮弹下早就私下投效秦晚。

可令秦晚没想到的是,元沉选择的直接是姒齐的三姐夫,这就相当于将兵权直接交到了秦晚手上。

这等决定,让秦晚心中揪紧,五味杂陈。

人心都是肉长的,秦晚不可能不动容。

他把军队给了她,就相当于把命给了她,元沉他真的是疯了。

元沉默默地看着她,抬手轻抚开她额间的眉头:“没什么为什么,晚晚。朕思来想去,觉得这样最好……咳咳……咳咳咳……”

元沉剧烈地咳嗽起来,秦晚赶紧帮他捋背。

她轻拍着元沉的后背,这才发现他瘦了许多,原本就苍白的脸,因为呼吸不畅,有了病态的红晕。

元沉的咳嗽终于停了下来,他侧身靠在秦晚怀里,轻轻闭上眼睛,像是在听雨声,又像是在听秦晚的呼吸。

“元沉,”秦晚低声对他说,“听烈馐说,忻湖南边有一座杭山,杭山上有一座特别灵验的寺庙,名叫雨霖山寺。我想咱们到那去小住一段时间,避一避这暑热梅雨,呼吸一下山间的空气,顺便拜拜佛祖许个心愿。”

“晚晚什么时候信佛了?”

“信什么无所谓,佛也好,道也罢,谁保佑我我就信谁。”秦晚笑笑。

“晚晚想许什么愿?”元沉问。

秦晚抬手将他额前的长发拨到一边:“当然是希望你的病赶紧好了。”

元沉睁开眼睛,抬头凝望秦晚墨玉色的眸子,看到的是真心实意,没有半点虚妄后,他嘴角微笑,又缓缓闭上眼睛,换了个姿势靠在秦晚胳膊上:“好,让烈馐去安排,咱们随时出发……”

十日后,待元沉的咳症稍微好点了,行宫的车队向雨霖山寺出发。

天空依旧是濛濛细雨,秦晚坐在元沉身边帮他扇着小扇。

也许是江南这黏腻的天气,秦晚最近的性子也变得有些郁郁绵绵,笑容也渐渐少了起来。

车子到了杭山下,他们换乘轿辇,一路登上了雨霖山寺。

灵泉主持在山寺门前相迎,他穿着姜黄色的法袍,看上去消瘦却十分和蔼,抱歉地告诉元沉,剩下的一段入寺的山路必须徒步而行。好在到了山里雨就停了,青苔上阶绿,草色显白花,云雾缭绕,景色怡人。

元沉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山间空气清新,走走更好。

秦晚跟在他身后,听他咳得少了些,心里也稍稍轻松。

走过石阶,绕过古木,有一处湮没在杂草中的石头上刻着“三生石”三个字。

秦晚站住,怔怔的看向那三生石。

元沉问向灵泉主持:“这石头为什么叫三生石?”

灵泉主持合十说道:“回禀陛下,三生石代表了前世、今生、后世,传说世间有情之人可在此处相约来世相见。”

元沉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准备就继续往前走。

秦晚走到那石头前,摸了摸那石头上的刻字,对灵泉道:“主持,你可亲眼见过轮回转世?为什么人死了,灵魂还会活着呢?”

灵泉合十道:“娘娘,佛经云,有情轮回,生于六道,如车轮之无始终,有情众生,由四根本烦恼,轮回生死,不能出离。利、善、勤、苦,此四根生情,情之所牵,不舍尘世,化作魂息,轮回罔替。”

秦晚听不懂,却还是向灵泉注视点头致谢,提着裙摆追上了走在前面的元沉。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状元娘子飒又甜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